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历史

>> 《新中国剿匪斗争中女匪首陈莲珍缘何被毛泽东特赦》
新中国剿匪斗争中女匪首陈莲珍缘何被毛泽东特赦

  解放初,在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肃清匪特的斗争中,贵州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匪首程莲珍被捕,因为受到毛泽东主席的特赦而使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美貌少妇成寨主

  女匪首本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贵州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布依族。她少女时长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当地群众称之为大美人。后来,经多方促合,被该县水波龙乡板沟寨有钱有势的大地主陈正明娶为二房,人称陈大嫂。她为程正明生有一女。陈正明在世时,程伊妹跟着他和他的家丁走村串寨收租收赋,成为出入各种场合的压寨夫人。她生性聪慧,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抢夺陈正明的千顷良田,纠集了一伙人围攻程伊妹的住处,并乱枪射击。程伊妹带着家丁手拿双枪抵死还击,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致使抢夺者落荒而逃。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陈莲珍

  陈大嫂为保住财产,就与同为布衣族的惠水县白日乡乡长、原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的一个团长罗绍铨攀亲结友。为侵吞陈大嫂的财产,罗绍铨暗地动员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罗绍凡是罗绍铨的随行副官,早就看上了程伊妹的美貌,以前之所以没有跟程伊妹交往,主要是由于罗绍铨跟程伊妹的关系暧昧,他不好插手。现在见罗绍铨对程伊妹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按罗绍铨的授意,有事没事去找她玩。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罗绍凡不久在惠水县城关镇上马路陈大嫂所买的住宅中,和她过起了同居生活。

  沦落为匪攻县城

  1950年3月21日,惠水匪首董全和、韦殿初、罗绍铨等纠集匪众,攻打县城。罗绍铨、陈大嫂率匪部进攻县城的北门,但是没有得手,被解放军守城部队击退。各路土匪头目见守城部队不多,便聚集在距县城五公里的雅羊寨开会,企图再次攻打县城。这一消息被村民得知,并报告了解放军守城部队。解放军将这个村寨包围,经过两夜一天的战斗,土匪大部被歼。


陈莲珍住过的山寨

  经此战后,各路土匪大伤元气,匪团长罗绍铨和罗绍凡、陈大嫂一起,带着残兵100多人返回老巢。在距县城15公里的惠水与长顺两县交界处进行活动,有时住山洞,有时又分散回家。后经过我军多次围剿,在马脚坡战斗中将匪首罗绍铨击毙。混战中罗绍凡和陈大嫂见势不妙,侥幸逃匿。

  潜逃多日终落网

  1952年6月,组织上决定由曾经做过侦查员的吴开荣配合贵阳分区情报科杨科长共三人,组成一个追捕小组,侦察罗绍凡和陈大嫂的下落,一旦发现及时歼灭。吴开荣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走访群众,在陈大嫂的老巢安插“耳目”,但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

  吴开荣几个人共同研究,一致认为罗绍凡和陈大嫂要么隐藏在亲戚家,吃住都没有暴露目标,群众不易察觉;要么在无法躲藏的情况下,他们已逃离老巢。

  吴开荣将情况向组织上作了汇报,经批准同意,三个同志暂时撤回原单位。

  事实上,面对大军压境,部队民兵到处搜捕,其他土匪和随从见势不妙早已逃走,只剩下罗绍凡和陈大嫂二人,他们已经无处藏身了。两人合计,陈大嫂决定去贵阳二戈寨投奔她的姑妈。为了防止被发现,两人商定分开出走,并约定罗绍凡过一段时间到贵阳她姑妈那里找她。

  陈大嫂潜逃不久,罗绍凡也化装潜入贵阳,住在城基路一个小客栈内,同黔西、普定来贵阳找活干的几个人去抬河沙,挣钱维持生活。一个多月后,他被惠水到贵阳的群众认出。在讯问陈大嫂的下落时,说出了陈大嫂曾告诉他躲藏的亲戚家的地址。

  追捕小组,直奔二戈寨找到了龙三奶,但陈大嫂早就跑了。经过讯问,龙三奶交代,陈大嫂已嫁给四方河的班永华。追捕组又连夜赶到班永华家里,也扑了空。

  班永华交代说:“我老婆生了一个女孩,这个孩子落地后就死了。第二天就不见她的人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追捕组的线索中断,又返回将龙三奶抓起来严厉审问,龙三奶见这次不彻底交代肯定过不了关,最后只好说,陈大嫂嫁给班永华后住了一段时间,见村里有人对她的身份开始怀疑,就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利用一个雨夜,跑回龙三奶家里。当时追捕她的风声很紧,龙三奶也不敢把她藏在家里,就把她隐藏于龙里县混子场乡侄儿龙德稳处。追捕组找到龙德稳后,龙德稳交代,陈大嫂已跟随贵定县水田寨的韦汤巴走了。追捕组经过不辞劳苦的奔波,找到贵定县,40多里远的龙里县大新乡韦万书家。

  得知陈大嫂在龙里的消息后,省里有关部门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立即召开有关方面开会,最后决定为了以防万一,先要摸准陈大嫂所在地的环境、地形。到龙里基本摸准了韦万书的情况,最后决定用“飞虎队”将陈大嫂抓获,因为她当时还有枪。

  毛主席说:“不能杀!”

  陈大嫂是土匪的一个大队长,相当于团长。对于陈大嫂是杀是留,当时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对于一般群众来说,她是个女匪首,罪大恶极,理应处死。但对于少数民族来说,她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女强人。

  怎样处置这个女匪首,省军区专门召开了会议。当时,凡拒不投降的中队长以上匪首,只要抓住就枪决,而且批准权限也放得很宽,一个区长点头可以立即处决。像陈大嫂这样的匪“团长”就更必死无疑了。

  但也有人提出了另一种意见:长顺、惠水、紫云一带,还有一些四处逃窜的散匪,特别是几个少数民族的匪首还没归案,为了弄清他们的下落,陈大嫂能否暂缓处置,以毒攻毒。

  过了几天,在省军区党委会上,有人更进一步阐述了“不杀”的理由:她是少数民族妇女,虽然卷进匪乱,但是所起的破坏作用并不像传说得那么严重,如今大股土匪已消灭,留下还可用她去争取散逃的土匪向政府自首,在新的形势下,也许会起到有益的作用。

  意见一时难以统一,于是贵州省军区把杀与不杀的理由及陈大嫂的详细情况均呈报给西南军区。

  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向毛主席汇报西南地区的剿匪工作时,专门谈及陈大嫂的情况。

  李达说:“主席,这个女匪首,下面有的要杀,有的要放。”

  毛主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能杀!”毛主席手中的烟吸到三分之一后,以他特有的幽默语气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主席的意思是……”李达试探地问。

  “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

  悔过从新屡立功

  1953年6月5日,惠水县城关镇召开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由法院院长宣判,当场释放了陈大嫂。就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女匪首,竟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政府派了一个工作组到长顺县做工作,后来又到惠水的老影院大会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为什么不杀,是毛主席直接指示的,要宽大处理,不允许任何人动她,有困难还要帮助她。共产党是有政策的,陈大嫂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当时她不愿意回长顺县,也不愿意住在惠水街上,要到乡下布依寨去。最后省里研究,同意陈大嫂的要求,在赤土的一个布依寨给她分了一套房子,两层的,锅碗盆也都是共产党送的,陈大嫂就在那里住了五年。

  陈大嫂经常说,她的这条命是毛主席给的,她要做一些对社会和国家有益的事情。她一直想到北京去看一下毛主席他老人家。后来毛主席逝世了,陈大嫂得知后,在家里为毛主席设了灵堂,哭得昏死过去好几次。

  1995年3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毛主席的孙子毛新宇来到贵阳进行采风调研。陈大嫂知道后,就坐车到了贵阳去看毛新宇。

  陈大嫂的女儿陈大莲1969年结婚,当时别人送给她一尊毛主席像,陈大嫂就把那尊主席像供起来。由于底座上有林彪题词,林彪死后,陈大嫂就把那些字刮掉继续供奉。后来陈大莲一共搬了十次家,供奉主席像的那张桌子和主席像成了一体,怎么也拿不下来,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陈大嫂去世后,2000年8月,陈大莲到了北京,专程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了却了陈大嫂的心愿。

  陈大嫂在世时是惠水县政协委员。去世后,贵州省政协给她开了追悼会,对她一生的功过进行了评价,这恐怕是她生前所没有想到的。(刘革学)

 


 

  贵州省解放前就以土匪多而闻名,解放初,这里的土匪多如牛毛。其中一个女土匪头子年轻美貌,因为受到毛主席的特赦而使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美貌少妇成寨主

  陈大嫂原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她少女时就生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面容清秀,被当地群众称为大美人。由于名声在外,被该县水波龙乡板沟寨有钱有势的大地主陈正明知晓,将程伊妹娶为二房,人称陈大嫂。陈正明家中有枪有家丁,程伊妹跟着他走村串寨,成为出入各种场合的压寨夫人。她天生聪明,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她生有一女孩,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抢夺陈正明的千顷良田,纠集了一伙人围攻程伊妹的住处,并乱枪射击。程伊妹看来者不善,便和家丁一起关上大门,在院内和楼上进行还击,凭着有利的地形和过硬的枪法,程伊妹手拿双枪,带领着家丁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围攻的人见占不到便宜,便抬着尸体撤退了。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陈大嫂为保住财产,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原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的一个营长,同是布依族的罗绍铨攀亲结友。罗绍铨在陈大嫂处借了很多钱,却有借无还。为侵吞陈大嫂的财产,罗绍铨就暗地动员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罗绍凡早就看上了程伊妹的美貌,马上按罗绍铨的授意,有事没事去找她玩。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罗绍凡和她同居了。

  沦落为匪攻县城

  按照中央部署,解放军从1949年5月开始开展了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剿匪斗争。

  1949年11月贵阳解放,紧接着惠水、长顺两县解放。1950年3月21日,惠水匪首董全和、韦殿初、罗绍铨等纠集匪众,攻打县城。罗绍铨、陈大嫂率匪部进攻县城的北门,被守城解放军击退。各路土匪头目见守城部队不多,便聚集在距县城五公里的雅羊寨开会,企图再次攻打县城。解放军得到村民报告,将这个村寨包围,经过两夜一天的战斗,土匪被全歼。

  这次战斗中,罗绍铨、罗绍凡和陈大嫂听到枪声后,从外围紧急赶来增援。他们还没有到,就被击退。匪团长罗绍铨和罗绍凡、陈大嫂一起,带着残兵100多人返回老巢。在距县城15公里的惠水与长顺两县交界处进行活动,有时住山洞,有时又分散回家。后经过我军多次围剿,匪首罗绍铨被击毙。混战中罗绍凡和陈大嫂见势不妙逃走,且只剩下七八个追随者。

  潜逃多日终落网

  1952年6月,组织决定让当过侦察员的本地人吴开荣配合贵阳分区情报科杨科长共三人,组成一个追捕小组,歼灭罗绍凡和陈大嫂。几人认为罗绍凡和陈大嫂一个可能是隐藏在亲戚家,吃住都没有暴露目标;另一个可能在无法躲藏的情况下,已逃离老巢。

  实际上,罗绍凡和陈大嫂二人已经无处藏身,商定分开走,去贵阳二戈寨投奔陈大嫂的姑妈。陈大嫂潜逃不久,罗绍凡潜入贵阳,住在一个小客栈内,抬河沙挣钱维持生计。一个多月后,他被惠水到贵阳的群众认出。在讯问陈大嫂的下落时,他起初不讲,后来坚持不住供出了陈大嫂躲藏的亲戚家的地址。而这时陈大嫂已嫁给四方河的班永华,她见村里有人对她的身份开始怀疑,就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利用一个雨夜,跑了。她又嫁了一个成分好的农民韦万书。

  20岁的赵化一是龙里公安局侦察股长,参加了抓捕。他当时组织了几个小分队,专门剿匪,人称“飞虎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飞虎队”悄悄地潜入村里,韦万书正在家做饭,“飞虎队”的几个人冲进去却没有发现陈大嫂。队员陈凤美便用枪指着韦万书问陈大嫂哪里去了。

  韦万书惊恐地说:“她到邻居家里吃酒去了。”

  这时一名队员听到狗叫,大声对韦万书说:“把狗管好。”没有想到陈大嫂刚好从邻居家里出来,听到陌生人说话,马上意识到不好,转身要跑。这时队员一下子扑上去将她抓住,赵化一几个人也一起上去将陈大嫂按倒。起初她不承认自己是陈大嫂,有人叫出了她的小名后,陈大嫂知道再也隐瞒不住了。抓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追枪。陈大嫂交代,她的枪逃跑时放到桥下,后来没有了。抓到陈大嫂,怕夜长梦多,几个领导决定连夜将她送到省军区。赵化一把她捆起来,雇了一辆马车准备送走她。

  毛主席说:“不能杀!”

  陈大嫂被抓,来看她的人人山人海。因为之前陈大嫂被传得神乎其神,大家都没有见过。陈大嫂先关在长顺一段时间,本来省里要召开汇报会,后来改成庆功会,当时能容纳一千多人的大操场上聚满了人,她自己也感到必死无疑。

  陈大嫂是土匪的一个大队长,相当于团长。对于陈大嫂是杀是留,当时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她是个女匪首,罪大恶极,理应处死。有人认为,她是少数民族妇女,虽然卷进匪乱,但是所起的破坏作用并不像传说的那么严重,如今大股土匪已消灭,留下还可用她去争取散逃的土匪向政府自首。

  1953年3月下旬,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汇报了西南地区的剿匪工作,专门谈及陈大嫂的情况。

  李达说:“主席,这个女匪首,下面有的要杀,有的要放。”

  毛主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能杀!”说完,他拿起一支烟,慢慢地划着火柴,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陷入思索中。李达看出主席还有话说,就静静地坐在那儿听候指示。

  毛主席手中的烟吸到三分之一后,以他特有的幽默语气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

  “主席的意思是?”李达试探地问。

  “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

  李达领悟了毛主席的话,非常认真地说:“主席,我们照您的指示办。”

  悔过从新屡立功

  1953年6月5日,惠水县城关镇召开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由法院院长宣判,当场释放了陈大嫂。就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女匪首,竟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政府派了一个工作组到长顺县做工作,后来又到惠水的老影院大会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为什么不杀,是毛主席直接指示的,要宽大处理,不允许任何人动她,有困难还要帮助她。共产党是有政策的,陈大嫂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当时她不愿意回长顺县,也不愿意在惠水街上,要到乡下布依寨去。最后在赤土的一个布依寨给她分了一套房子,两层的,锅碗盆也都是共产党送的,陈大嫂在那里住了五年。

  陈大嫂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政府会放她,她擦去感激的泪水,发誓要报答毛主席的救命之恩。放了没几天,她就到落草为匪时经常活动的惠水、长顺交界地带,找到那些没有投案的土匪及家属,讲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共产党的宽大政策,还三番五次钻进一些土匪藏匿的山洞,面对面地劝降。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有22名匪徒向人民政府投降。有几个号称“八大金刚”的匪首,特别凶狠狡猾,群众说他们杀人就像杀鸡一样,连眼皮也不眨。尤其是岑正学、陈老毛、陈登安三个人,拒不投降,陈大嫂动员他们家属去劝降多次,均未奏效,于是她带着部队进山搜剿,将这三个顽匪一一击毙。以后,不仅惠水、长顺,连紫云一带潜藏很深的匪徒们,还有几个匪“首”,也闻风回头,相继向政府投降了。

  陈大嫂经常说,她的这条命是毛主席给的,她要做一些对社会和国家有益的事情。她一直想到北京去看一下毛主席他老人家。后来毛主席逝世了,陈大嫂得知后,在家里为毛主席设了灵堂,哭得昏死过去好几次。

  1995年3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毛主席的孙子毛新宇来到贵阳进行采风调研。陈大嫂知道后,坐车到了贵阳去看毛新宇。

  据《中国土匪大结局》

出处:非常历史(公众号)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历史2018-02-09 微文周刊 2018-6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