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历史

>> 《靖康之难后的宋室如何在江南稳住半壁江山?》
靖康之难后的宋室如何在江南稳住半壁江山?

 

文/陈雨露


战火只能毁灭财富存量,却无法彻底毁灭创造财富的人。靖康之难后的宋金对峙就是这个样子。宋钦宗虽然送给金人巨量财富,没有给宋高宗留下一枚铜钱,但宋高宗得到的最大财富是积攒了数百年的人力资本。宋室南迁后,北方汉人再次大规模南迁,江南一地生产不但很快恢复,还迅速达到了新的巅峰!

 

一、引言

靖康之难中,赵构是惟一逃脱金人毒手的徽宗嫡子。说起来很可笑,赵构是第一批被送到金营做人质的皇子。谁都没有想到,金人却认为赵构弓马娴熟、处惊不变,养尊处优的宋室皇子表现不可能如此优秀,此人一定是一个“西贝货”。

 

送上门来的南宋开国之君,愣是被金人遣返回汴梁!

 

建炎元年(1127年),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称帝,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叫做“南宋”的时代。南宋首尾一百四十七年,始终无法摆脱外寇入侵的阴影,有人将南宋讥讽为“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真的是这样吗?

 

——在经济领域,南宋瓷器、造船、纺织等均达到了中国古代巅峰,今天现代工艺仍就无法超越宋瓷工艺;广州、泉州、临安等二十多个城市成为第一批国际性港口,南宋商船所到之处,涵盖东南亚、波斯湾、地中海和东非沿岸五十多个国家。

 

——在科教文卫领域,日本学者宫崎市定将南宋誉为“东方文艺复兴时代”:南宋共有私立书院三百一十座,为历代之最;发明了焦煤炼铁术、冶银吹灰法,还第一次在医学领域区分了妇科、内科、儿科和外科。

 

——在社会领域,临安等十几个城市成为世界上第一代人口超百万人的特大城市,产生了一批富裕的中产阶级(富民)、市民阶层(城郭户),他们对国家决策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力。


 

——中国历史上皇室最为节俭的朝代无疑是南宋。皇宫历来都是各朝最气势恢宏的建筑,又有多少人听说过风景如画的杭州哪个景点叫做“南宋皇宫”?不过,南宋皇宫还是有的,据《武林旧事》记载,南宋皇宫在今天的凤凰山附近,有房数十间:正朝殿两座、视事殿两座、居殿五座、堂二十三座、斋四座、楼六座……

 

——每当末代王朝,逃亡的皇帝不乏其人,南宋之末有宋端宗、元代之末有北元、明代之末有南明,这些小朝廷无不迅速被崛起的新王朝剿灭。相比之下,南宋仅以半壁江山抵挡了金人一个多世纪,令这个雄悍丝毫不逊于匈奴的游牧民族只能望江而叹。

 

——蒙元帝国横扫欧亚大陆只用了二十年时间,灭亡南宋却用了四十五年,如果不是南宋拖住了蒙元帝国进军欧洲的脚步,世界历史可能都将为之改写。

 

短短几十年,南宋王朝就从战争的废墟中站立起来,进而缔造了一个极盛之世,中华上下五千年,有如此本领的皇帝仅赵构一人而已。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奇迹,这种变化也就让今天的经济学人分外着迷。

 

如此文治武功,南宋王朝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呢?

 

二、复兴之路

 

任何一条复兴之路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宋高宗面对的不仅仅是凶悍的女真人,还有桀骜不驯的军阀、民军以及一个极其混乱的市场。

 

北宋神宗年间,王安石振臂疾呼“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原本被皇权以各种方式压制的封建官僚终于再次获得了权力,封建官僚一旦闻到金钱的血腥,就会如同鳄鱼般撕咬天下之财,即使最富庶的王朝也无法承受这种痛楚。

 

新党主张千条不好万条不好,却真的能给封建官僚带来财富,也能给趋炎附势的人以利益。所以,新党很容易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当帝国所有臣民都开始信奉“取天下之财供天下之用”的实用主义哲学时,人们便会真的以为有了钱就能拥有一切,市场就会仅仅留下邪恶的一面——只要能赚到钱,什么事情都敢做!

 

建炎之初,南宋外有金人,内有骄兵悍将,还是一个失去礼义廉耻的社会,所有人依旧为金钱而疯狂。什么契约、诚信、市场、交易……谁拥有更强的暴力,谁就拥有更多财富、更多土地!所以,韩世忠、张浚、刘光世、岳飞才有这么多土地,所以“江南之地,十有八九尽入官家”!

 

面对贪婪的封建官僚、面对动荡的社会,宋高宗开出了一个相当不合时宜的药方:静以镇之,清净为国!

 

在一次与宰相吕颐浩的谈话中,宋高宗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治国理念:治理天下应该清净为本,最怕朝官对天下之民指手画脚,只有封建官僚相安无事,天下之人才能各安本分;国事已然如此,黎庶就像虚弱已久的病人,断不能再受伤害,否则元气尽丧。

 

靖康之难,社会秩序完全被金兵破坏,农耕生产更是无所谈起。面对“百姓弃业辟难”的艰难时局,宋高宗颁行了很多利民政策:南逃汉人(归正人)可以在朝廷领到耕地,再贷款买到耕牛,本金八年还清,前三年免除租税;一无所有的流民(被虏之家)则可以在朝廷贷款,去买种子、买农具、安家置业,绍兴三十年前免除一切租赋,就是说,终高宗一朝三十四年,始终未对这些流民收取租赋。

 

以上内容就是绍兴十二年(1142年)宋高宗推行的“经界法”,即,再次以皇权作为后盾、以贷款作为手段重新推行“耕者有其田”。

 

与历代由帝国主导授田不同,经界法授田的方式非常务实:所有人自行上报占有土地面积。本来南宋朝廷就没几个人,也不想管这事,让封建官僚去分配土地,还不定把多少钱搂进自己的腰包!具体给谁授田、授多少田,由保甲公议,反正每个保甲分配的土地总量一定,有人多占就必然有人少占,黎庶自己会把自己的利益分得很清楚——让小农自己去治理小农,大部分人都能获得公平。

 

就这样,宋高宗在一年内的全国范围中轻易完成了授田,土地占有人自行出具“砧基簿”(地契),标明面积、四至,一经保甲公议即具备法律效力,经官府复核、确认后,“砧基簿”便成为土地私有权文书。

 

如果宋高宗只是推行“经界法”,充其量不过是吕后“耕者有其田”的翻版,拾人牙慧、意义有限。

 

宋高宗高明的是,在短短数年间扭转当时“为钱是举”的社会风气,让所有人看到金钱的同时也看到了罪恶,利欲熏心的眼睛会断送所有繁荣!

 

对此,宋高宗拿出了一个简单易行的方法:罚,不仅罚钱,而且罚命!既然不知礼义廉耻,就必须知道疼!

 

有效的市场,不仅需要商人的商品,更需要商人的道德!严厉的惩罚在短时间内就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无论如何利欲熏心、如何道德沦丧,首先也要保证自己的生命不被剥夺。随着商业道德逐步恢复,南宋商业开始再次复兴,当然,这同时也得益于宋高宗“静以镇之,清净为国”的国策,除了盐、铁、茶之外,南宋朝廷和地方不再推行禁榷,让黎庶放手去做,无论赔赚,愿赌服输!

 

至于税收,全国范围内贩运粮食、农具、耕牛等大宗者免税,长途贩运(跨州)者不再征收关津——这在相当程度上免除了商人税赋。只要有锥末之利,市场就能创造出无数崭新的行业——只要朝廷真的能做到清静无为!

 

——南宋瓷器烧制技术是中国历史上公认的巅峰,余杭窑、哥窑、龙泉窑,即使民窑瓷器也极其精莹,无瑕如美玉!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些宋瓷现在的市场价格,一个小小的南宋鸳鸯水滴拍价居然达到一千万元以上,足以在今天的一线城市购买一套“大平米”!

 

——南宋是中国古代图书业的巅峰时期,各地因纸质、印色不同又分为“越州本”、“台州本”、“严州本”等等。南宋版图书“墨香纸润,秀雅古劲”,今天,一套宋版图书的价格也足以在一线城市买上一套豪宅,真可谓“书中自有黄金屋”!

 

——第一代世界海上贸易的缔造者不是荷兰人,而是南宋。建炎之后,金人控制了淮河、黄河,中原和西域的陆路交通几乎完全断绝。没关系,只要有钱赚,走海路也可以!广州、泉州、明州和临安是南宋四个最大的海上港口,与五十多个国家进行海上贸易,南宋的丝织品、腊茶、书籍、文具源源不断贩运到海外……

 

成书于南宋绍兴年间的《梦粱录》记载,临安不再有宵禁,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鱼肉等摊贩应有尽有,“柜坊”也脱离了客栈的原始形态,成为专营信贷的金融机构——“质库”,汇款、放贷动辄以“千万钱”计!十年经营,临安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夜城!

 

极盛之世终于再次来临我华夏!

 

三、货币战争之宋金之战

 

“二战”后,美国开始拥有世界第一的创新能力、生产能力,独占了全世界五分之四的黄金,美元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货币。一个国家修炼到这个境界,无论如何都可以称为“东西方不败”了。

 

如此武功,美元居然在不足十年内就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全世界都在闹“美元荒”。美国要想保持世界货币的地位就必须向全世界输送美元,即美国必须大量进口其他国家产品;同时,美元如果想维持世界货币的币信,就必须维持出超,维持黄金储备,又必须严厉控制美元出境。

 

不准美元出境、必须让美元出境……

 

这显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就是特里芬魔咒——只要一个国家的货币成为世界货币就一定会陷入这种两难境地。特里芬魔咒并非自美元始,当年的南宋同样遇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还是从“二战”说起,当时的南宋跟今天的美国类比性比较强。“二战”之后,不仅仅是中国百废待兴,德国、日本、意大利、英国、法国同样也惨遭战火蹂躏,民生凋敝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瘟疫、饥荒、骚乱同样蔓延全国。

 

战后数十年间,这些垂而不死的帝国主义国家无一不再振雄风,焕发出勃勃生机。是所谓市场机制创造了战后辉煌吗?

 

答:不是。

 

无论计划还是市场,都只是资源分配的一种方式,当时奉行市场经济的国家绝非仅有这几个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第三世界中的绝大多数也在推行市场经济,也没见哪个成为新的世界霸主。

 

战火只能毁灭财富存量,却无法彻底毁灭创造财富的人,优秀的人力资本才是一个国家最大的财富,所以,这些国家得以在战后迅速崛起!

 

靖康之难后的宋金对峙就是这个样子。宋钦宗虽然送给金人巨量财富,却没有给宋高宗留下一枚铜钱。宋高宗得到的最大财富是积攒了数百年的人力资本,宋室南迁后,北方汉人再次大规模南迁,江南一地生产不但很快恢复,还迅速达到了新的巅峰!

从当时的国际生产格局来看,南宋有丝织品、瓷器、漆器、宝船、铁铜、粮食、硫磺……周边国家有马匹、牛羊、腊肉、便宜的食盐……也就是说,南宋掌握着几乎所有产业的制高点、掌握了所有创新,无论您是皇族、贵族还是平民,要想过上好的生活,就必须拿您的初级产品来换南宋的高级产品。

 

尽管金国、西夏、吐蕃、大理、高丽、日本等国家的皇族、封建官僚、贵族很少,但是,这些人却占有国内绝大多数财富。这一小撮有钱人,让南宋获得了一个极好的国际贸易市场——要想与南宋进行贸易,就必须使用南宋的铜钱!

 

据《宋会要辑稿》记载,南宋年间,所有进入南宋贩运货物的外国人都必须使用铜钱——这是南宋的交易习惯!今天,出土文物显示,南宋铜钱已经遍及当时人们所见的全部世界,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代世界货币:福建所铸铜钱在南洋诸国成为当地货币;两浙所铸之钱成为日本、朝鲜诸国货币;广东所铸铜钱在印度、北非等国也有使用。即便存在很多以货易货的贸易,海外商人也主动要求南宋商人搭配给一些铜钱。

 

周边国家基本没有独立的货币体系,大宗交易全靠南宋铜钱作为交换媒介,当然,铜钱在海外的购买力远高于南宋境内,只要能把南宋铜钱运出国境,那就发财了!

 

南宋铜钱成为世界货币,这是经济鼎盛的最佳证明。

 

就在南宋铜钱辉煌的时刻,特里芬魔咒不期而遇:要想维持国际贸易,南宋就必须大量进口外国商品、输出铜钱;要想保证国内铜钱流通量,就必须禁绝边境贸易。

 

“二战”后的美国面临原苏联的威慑,当时南宋北面也有一位整天张牙舞爪的邻居——金国。

 

战争时期金人是不需要和宋人做贸易的,需要什么抢来就是,不用交换,也用不着货币。这种抢劫模式在绍兴和议之后就行不通了,金人必须以自己的产出与南宋交换。金人脱胎于原始社会,靖康之难中虽然也掠夺了一些中原工匠,却始终不能形成冶铁铸币产业,货币全靠从宋朝输入。

 

由此,双方在南宋立国一百多年中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铜钱争夺战。

 

绍兴十二年五月,南宋迫于金国压力在盱眙县开设榷场,随后又在淮北、淮南一线开设了一批官办榷场。在很大程度上,南宋官方根本不希望和金人做交易,何况金人在贸易中换走了本就紧缺的铜钱。

 

——为防止铜钱流入金国,南宋王朝对宋金贸易做了近乎苛刻的规定:进入榷场的商品种类、时间、地点都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只允许双方以货易货,南宋商人进入榷场之前不知要经过多少次检查,携带铜钱者没收充官,按携带铜钱多少判处流配。

 

——不知用什么方法,终于把铜钱带进去了,还是不行。在南宋榷场,金国商人根本无法见到南宋商人,只能通过榷场官员与南宋交换商品。

 

——在南宋开出的禁运商品名单中,排名第一的不是兵器、铁器或者铜钱,而是图书!无论后世如何指责宋高宗卖国,宋高宗都始终极其痛恨金人,更痛恨金人试图模仿华夏文明。于是,图书被列为最严厉的禁售品,敢私运图书进入金国境内者——杀无赦!

 

南宋错了!

 

数千年来市场生生不息,就是因为它能为无数商人带来利益。在市场面前,即使当权者制定了最为严厉的管理措施,也难抵天下之人对利益的向往。更何况,除了南宋榷场,还有金国榷场,那里可是不受南宋小朝廷管辖的地方。

 

绍兴和议刚刚订立(金皇统元年),金国就在凤翔(今陕西)、寿州(今安徽寿县)一线广设榷场——相对南宋而言,这是一种完全自由的市场。

 

——北宋相袭,八十钱为一陌,由于铜钱匮乏,到南宋一陌经常有只有十多枚铜钱,被称之为“短陌”,所谓“长陌”不过也就五六十枚铜钱。南宋“长陌”、“短陌”购买力当然不一样,没关系,一旦到了金国榷场,就算是“短陌”都可以当做“长陌”使用。如此计算,铜钱在金国榷场购买力高出南宋境内3—4倍。

 

——金人在双方边境广设客栈,一旦南宋商人进入金人客栈,金人就可以替南宋商人运送铜钱和商品,南宋差役又怎么敢无故去挑衅女真军队?

 

——除了盐铁,南宋朝廷几乎放开了所有手工业;除了煮盐,金国官府几乎垄断了所有手工业。这当然不是女真统治者良心发现,让国内人民吃上便宜的食盐,而是为了以此交换南宋铜钱——南宋官盐价格是金人私盐的数倍,加上长短陌折扣,双方差价又何止数十倍?

 

——与南宋禁止私运图书一样,金国也有禁运商品,那就是马匹。无论何种马匹,敢贩卖马匹出境者,斩立决!

 

南宋,严厉的管制、官营的榷场;金国,开放的市场、自由的榷场;结果,大量铜钱通过熙熙攘攘的求利人群流向了金国。

 

在这场货币战争中,如果南宋缉私力度大一些,边境守军严格执行朝廷命令的话,南宋或许还有点希望。然而,一种新兴商人的出现彻底断送了南宋最后的希望——南宋自己的军队。

 

南宋初年的军队由各地勤王之师(民军)拼凑而成,除了宋高宗的嫡系岳飞,其他军队都不吃皇粮。

 

只要有钱赚,无论金人的钱、宋人的钱,都得去赚!

 

高宗年间,南宋军队大范围卷入了宋金边境走私,最初集中于食盐,后来居然连军械、火药都开始贩运,所谓官办榷场很多也成为军队走私集散地。最后,南宋朝廷不得不下令府县衙门不再对此类案件进行审理和判决(府县衙门根本管不了),将之转交给朝廷三司军法监察部门。在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的一次查禁中,三司查获了一支南宋军方舰队,所有兵船居然都被改为走私商船。

 

面对南宋军队的走私行为,金国方面表示出最大限度的诚意,由布防在淮河一线的军队出面为南宋运输食盐,也承接南宋军队方面贩运来的铜钱、粮食、军械。

 

嘴里全是“靖康耻,犹未雪”,背地里却全是“铜钱恨,何时灭”,还能指望这样的将领直捣黄龙?难怪在此后一百多年的宋金战史中双方经常互相投降,双方征战虽多,却极难见到大规模战争。

 

商场就是战场,宋金双方早就在商场中结下了金钱的友谊!

 

 

四、会子退金兵

 

铜钱大量流向金国,钱荒之甚,岂容阑出如此!为应对钱荒局势,宋高宗很快想到一个很好的方法——纸币,即,南宋会子。

 

建炎初年,中兴四将就在各自的地盘发行过纸币,随着岳飞在中兴四将中一枝独秀,宋高宗在绍兴六年取缔了各地纸币发行权,并开始自己发行纸币——会子。与北宋年间的交子、钱引不同,会子是一种毫无准备的纸币,虽然会子以铜钱数量标明面值,但是,绝大部分人、绝大部分地区无法以会子直接兑换铜钱。

 

应当说,宋高宗在位期间对会子发行相当克制,年发行量不过一百五十万贯,主要用于支付军需,流通范围也仅限在两淮、巴蜀等与金国交界一线。反正只有这些人、这些地区才有宋金贸易,既然无法控制走私,那就把这些纸币运到女真的地盘上去骗物资吧!

 

在宋金货币战争中,绝大部分会子都流入了金国,并成为金国主要交易媒介。当然,这些纸币也激发了女真人的模仿性创新,女真人也开始自己印发纸币,只不过女真的印刷技术实在太差,国内纸币伪钞盛行,南宋会子在金国的法偿能力远高于本国纸币。

 

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会子不可能大幅贬值,甚至不太可能成为一种通行全国的货币。然而,不靠谱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南宋绍兴十九年(金皇统九年,1149年),女真贵族完颜亮篡夺帝位成为金国皇帝,这是金史中一位著名的愤青皇帝。一生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为南侵攻宋聚敛钱财;第二,南侵失败。

 

在位期间,完颜亮征召全国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入伍,亲老丁多的家庭也不能留下一个儿子。另外,完颜亮还尽征民间马匹,总计在民间搜刮了五十六万匹马,国力疲敝之至,已经拿不出五十六万匹马的草料,完颜亮居然下令马匹以田里的青苗为食……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国愤青皇帝自以为完成了战争准备,擅自对金国所有人提前征收了五年税赋,带着一百万倾国之兵扑向南宋。

 

中国历史中有一种传统,但凡开疆拓土的皇帝都能获得美名,无论在位期间民生如何,比如,汉武帝;一旦对异族妥协,就一定被指责为昏君、是投降派,是历史的罪人,比如,宋高宗。

 

在此之前,南宋主和派认为,空谈复国没有任何意义,所谓“复国”之议不过吹嘘北方义军如何鼎盛、百姓如何盼望王师。在主和派眼中,北方义军本就是“广”(吴广)、“胜”(陈胜)之徒,他们才是乱世之源,焉能依靠他们就挥兵北伐。

 

开战?

 

笑话,那还不得耗尽天下之财!

 

宋高宗无疑是主和派首领,在他压制下主战派一蹶不振。不过,宋高宗不是天生的投降派,对他来说,主战、主和都是相对的,是战、是和,全凭当时局势而定,当和则和、当战则战。

 

金国愤青皇帝完颜亮实在缺乏保密意识,不但把一幅杭州地图挂在寝宫里,还曾写下“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诗句。听到这样的消息,宋高宗就算有心投降,也该明白北面这位愤青皇帝到底想干什么了。

 

不就是拔刀出鞘吗,忍无可忍就毋须再忍!

 

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后,时秦桧已死,宋高宗罢黜了一系列主和派官员。然而,主战派的慷慨激昂不能变成军粮、军需,要想打赢这场战争,南宋朝廷首先得有钱、有很多钱。

 

怎么办?

 

答:增发纸币,即,增发会子。

 

绍兴三十年,完颜亮南侵前一年,宋高宗下令巴蜀一地会子多行一百七十万缗。次年,朝廷成立部级单位主管会子发行——会子务,新印发的会子在全国范围内成为官府指定货币(旧会子主要是用于去金国骗取物资,当然不能认账)。此后,无论朝廷支付军需、黎庶缴纳税赋,都可以用会子支付。

然后,宋高宗下令御驾亲征!

 

即使在战时,宋高宗对发行会子也表现出一种相当克制的态度:官府所有开支,支付货币中会子不得超过总价一半;民间缴纳税赋,却可以六成以会子支付。毕竟这些会子是凭空创造出来的货币,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天价通胀,而这样的比例,则可保证战后数年之内回收大部分会子。

 

在短短两个月内,愤青皇帝完颜亮亲自率领的水军就在采石全军覆灭;陆战再败于大散关、凤翔、樊城一带;绍兴三十二年(金大定元年,1162年),完颜雍在东京(今辽阳)称帝,废黜完颜亮为海陵庶人,随后,完颜亮被属下杀死。

 

完颜亮南侵,南宋完胜!

 

突如其来的胜利有时候会冲昏人的头脑,比如,赵构。

 

完颜亮的失败意味着“金兵不败”的神话彻底破产,赵构的头脑也热了起来,毕竟光复中原、直捣黄龙是一代人的梦想,又有谁真的愿意奴颜婢膝呢。

 

面对主和派的冒死劝谏,赵构一反常态力主出兵北伐。隆兴元年(1163年)正月,尘封已久的岳飞案平反、岳飞被追封为鄂王,同月,宋将李显忠、邵宏渊出兵北伐。

 

轰轰烈烈的隆兴北伐开始了!

 

前面我们说过,宋高宗奉行无为而治,没有了封建官僚,千百万人得以追逐锥末之利,南宋王朝经济得以奇迹般迅速恢复。但这种行为是有代价的,无为、无为,无所作为,不仅仅是皇帝无所作为,封建官僚也被逼无所作为,既然没本事对付黎民百姓,当然也很难对付骁勇的女真。

 

高宗一朝,南宋封建官僚始终处于弱势,加之宋高宗有意推行北宋“以文制武”的国策,南宋朝廷已经没有中兴四将这样的将才,朝廷直接指挥的军事力量也仅有二十万人左右,能出战者不过六万。

 

这样的军事实力,朝廷动用发行会子一类的非常手段才得以退敌,何况出境主动击敌?

 

隆兴北伐比完颜亮南侵的战绩稍微好一点点,完颜亮支持了两个月,隆兴北伐支持了半年。南宋正月出兵,七月即在宿州遭遇大败,辎重尽失;八月,主和派汤思退再次拜相,南宋由攻势转为守势。

 

隆兴二年,宋金双方再次签订“隆兴和议”。与“绍兴和议”相比,总算挽回了一点名声、换回了一点利益,和议约定南宋不再向金称臣,双方皇帝以叔侄相称,南宋岁币减少十万。

 

王夫之对此有过精准的评论:隆兴年初,在“以文治武”的理念下,将军都开始冒充书生,自矜有君子之风的士大夫则在汤火之急的兵事面前做出一副恍若无事之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是,焉能成就北伐霸业?

 

隆兴和议后,宋金双方再次进入相对和平的时期,南宋则在赵构主持下恢复了无为而治的国策。

 

赵构早年颠沛流离,却绝对有一个幸福的晚年,也是一个长寿的皇帝,他活了八十一岁,死亡时已是淳熙十四年(1187年)。

出处:掌上历史(公众号)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历史2018-02-09 微文周刊 2018-6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