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历史

>> 《二战后苏联从德国获得了多少战争赔偿》
二战后苏联从德国获得了多少战争赔偿

  根据国际关系法,战争赔偿是指战败国对被侵略国家所遭受损失的补偿。二战后苏联所获得的战争赔偿实际上是其首批巨额外国财政资产。早在1917年苏维埃政府便从沙皇俄国那里继承了一批资产,不过其自愿放弃了。例如1921年苏维埃政府便免除了希腊和土耳其原先所欠沙皇俄国的债务。正因为此,希腊将沙皇俄国在其领土上的财产返还给了苏维埃。

  

  另外,俄罗斯联邦还拒绝接受1919年7月28日凡尔赛和约分配给俄国的德国战争赔款,根据该和约第116条款之规定,俄国本应从德国获得161亿金卢布的巨款赔偿。当然,苏维埃政府也希望利用以上事实能在1922年的热那亚和海牙国际会议上赢得一些实质性的回报,在这两次会议上诸与会国讨论了沙皇俄国的债务清欠问题。苏维埃政府表示,自己既然未得到战败国的赔偿,当然也就有权拒绝清还沙皇俄国所欠其它国家的战债(这些战债是在一战中形成的,共计约80亿卢布)。

  关于二战后苏联从德国所获战争赔偿的问题,其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外国赔偿资源的规模数量及其对苏联经济发展的影响等方面。苏联所获战争赔偿问题之所以引起人们广泛的兴趣,关键在于:这些赔偿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苏联在冷战激烈对抗时期对外资金借贷上的困难,尤其是它对战后苏联经济的封闭性起到了独特的补偿作用。

  早在1945年2月举行的雅尔塔会议上苏联便已向盟国首次正式宣布了自己战后希望得到的战争赔偿数量。按说,苏联要求的赔款数额并不太大——100亿美元,这一数量只相当于希特勒德国给苏联被占领土所造成损失的13%。虽然苏联代表团向德国提出的战争赔款总数为200亿美元,但实际上只希望得到它的50%,即100亿美元。

  苏联代表团还认为,只有那些“承担了主要战争负荷,并为战胜敌人发挥了重大作用”的国家才应取得最多的战争赔偿,即“根据每个国家所负担义务多寡”的原则分配战争赔款。而丘吉尔却对苏联代表团所提出的这一原则持反对态度,他提出的战争赔偿分配原则是:对于战胜国——“各取所需”,对于战败的德国——“根据其经济能力”。

  苏联代表团坚持以商品形式获得自己应得的那部分战争赔偿,即不要现金,而是以实物代替赔款。苏联政府充分借鉴了一战后德国战争赔偿过程中出现的不成功经验。当时德国应付的战争赔款额为300亿美元,而战争赔款的支付出现了特别复杂的情况。战胜国要求德国支付外汇,这就产生了德国马克的汇兑等一系列问题,实际上是将战争赔偿问题逼进了死胡同。

  在对外昭示自己希望得到100亿美元战争赔款这一数额的同时,苏联充分考虑到了自己反希特勒盟友的情绪。后者认为战后如果赔款数额过大,将会严重削弱德国经济,担心其无法承受。100亿美元——这只是1944-45年度美国军事预算的10%,或1936-1938年度其和平时期军事预算的125%,而100亿美元对于英国而言,只相当于其6个月的军费,或其1936-1938年度和平时期国家预算的250%。

  在提出这一赔款数额的同时,苏联代表团极力强调这一事实,即自己非常理解战后德国经济上的巨大困难,国内需求很大,苏联并不想“将德国变成一个缺衣少食的国家”,并不奢求太多,相反苏联希望“为德国在战后保持中等欧洲国家生活水平创造条件”。


苏军突入柏林市区

  苏联之所以要求以实物抵偿战争赔偿,主要是因为战争使苏联经济受到了重创,而此时得到实物性的产品和生产手段,对苏联而言比得到外汇意义更为重要和划算,而且其中一部分实物还可用来偿还战时从盟友那里得到的借贷,在当时条件下以此方式反而比用外汇偿还战债更有利。

  在获得这一数额战争赔款的同时,苏联将从中提出一部分来满足波兰的战争赔款要求,而美国和英国也相应得从自己所得的战争赔款中用一部分来满足其它一些因德国侵略战争而蒙受了重大损失的国家的战争索赔要求。

  为了更详细地研究战争赔偿问题,盟国通过了关于在莫斯科建立苏、美、英三方国际赔款委员会的决定。该委员会在莫斯科工作了5个月,之后又决定迁到柏林。围绕着战争赔偿问题,盟国间的合作还包括1944年底在德国建立了监督委员会。

  在几个月之后召开的波茨坦会议(1945年7月17日-8月4日)上苏联仍坚持自己的战争赔偿数额200亿美元(实际只希望得到100亿美元),并以此作为讨论的基础。但由于苏联的这一要求遭到了盟国的反对,具体的赔偿数额在此次会议上并未最终确定下来,只是通过了由国际赔款委员会对此作出评估的决议。不过,这些并未对苏联的既定方针造成影响,事实上早在波茨坦会议之前苏联已经为获得这些预支赔偿款项采取了实际的步骤。

  在关于赔偿规模的问题上盟国之间达成了“逐渐放缓速度”的默契。这作为另一指导思想为监督委员会制定德国战争赔偿规模和战后经济发展计划奠定了基础(1946年3月该计划受到了盟国的称赞)。这一计划确定了德国最重要产品种类生产的水平及其相应生产能力,以便使战后德国能保持必要的生活标准,其中也列出了一些“多余的”设备和军工企业,这些均属于赔偿物资的范围。

  与战争赔偿问题密切相关,有一个事实非常有意思。为阻止其它盟国觊觎德国在其盟友——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及东德(这些国家已被斯大林视作苏联的势力范围)领土上遗留的财产,早在波茨坦会议上斯大林便宣称,苏联并不想要德国所储备的黄金,尤其对德国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投资不感兴趣。斯大林的这一建议当时确实出乎其盟国的意外,因为苏联最初曾声称希望得到德国工业和交通企业在西方的价值约5亿美元的股份,它相当于德国海外投资的30%或30%的黄金储备。

  正是由于斯大林的这一建议,苏联得到其它盟国同意,从西方占领区得到了一些额外的工业设备。例如盟国最初曾建议给予苏联西方占领区12,5%的主要设备(这些苏方必须用自己从战争赔款中所得的等值的工业源料和粮食来进行交换)和7,5%的工业设备(这些都是德国和平经济不需要的,苏方可免费获得),而在苏联方面作出上述让步之后,以上物资的比例也相应增加到了15%和10%。

  对于斯大林所作出的上述让步,当代人可能会粗鲁地指责说,这是苏联政府决策上的一项重大失误。因为非常明显,如果苏联得到了德国在海外的那些投资,那么,俄罗斯国家的外交状况和对外经济关系的发展可能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它将在世界资本市场上拥有多种生产企业及大量的相关财产。

  战前德国的海外资产估计有50亿美元,其中分布在美国的——约10亿美元以上,加拿大——10亿,瑞典——7-12亿(各种资产综合评估),拉丁美洲——7亿,西班牙——2亿多,中国——1亿多(美元)。另外,德国还在瑞士、挪威、土尔耳、英国、比利时、葡萄牙、日本、伊朗等众多国家拥有投资。例如,德国最大的化工托拉斯“И.Г.Фарбениндустри”已渗入到了美国和欧洲国家化学工业主要领域,控制了德国人造纤维、碳酸钠(苏打)、酸性磷酸盐、清漆、涂料和染料、肥皂、矿山、硫磺、白云岩等企业的生产。德国钢铁托拉斯在全世界设有近175个分支和代表机构,战前曾控制了整个欧洲的钢铁贸易。一些规模巨大的德国工业集团-康采恩,如“(Крупп)”、“Мнессман”、“西门子(Сименс)”、“Тиссен”、“АЕГ”等分支机构网络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如果拥有了这些无疑为苏联国家融入世界经济提供了良好的先机条件。

  德国西占区集中了德国工业潜力的75%,苏联希望从这里获得全部战争赔偿的打算其实并未实现。据估算,苏联从这一地区原希望得到的战争赔偿总数约10亿美元,可根据官方有关资料显示,截止1947年1月苏联从这一区域所得到的赔偿仅有1250万美元,其中,无偿得到的只有500万美元。据其它统计资料,截止1947年3月苏联从德国西占区得到了26座工厂的设备,总值为17290万马克(相当于7000万美元——Б.Х.),这一部分战争赔偿的15%是用商品交换而来的。随后,苏联实际上再未从德国西占区得到任何设备供应。

  1945年共计有40万以上火车车皮的物资被发往苏联,其中242788车皮是粮食和被服,21834车皮——物品和辎重财物,73493车皮——建筑材料和“家具”,6370车皮——纸张,588车皮——各类器皿,18217车皮——农机设备,24车皮——艺术珍品,另外,还有大量的黑色和有色金属(45万吨)被整车运往苏联。截止1946年3月被运到苏联的设备总重量约有400万吨。以上重量基本是根据车皮及单位重量等大致估算出的。

  德国共有733个涉及军工及其相关生产的企业被盟军赔偿计划认为,应限制其发展和被拆除,用于战争赔偿之目的。截止1947年初被拆除的此类企业共有676个。

  盟军所制定的战争赔偿计划包括两种实现方式:其一,拆除德国的工业设备;其二,以其企业每天生产的产品抵付战债。第一种方式截止1948年便基本结束,第二种方式持续的时间相对长一些。

  另外,苏联的战争赔偿中还包括自己所占德国(后来的西德)领土上的大量工业和其它经济部门中的财产,其中,大部分被用于组建驻德苏联股份公司,其产品以当前价格列入战争赔偿总量。

  苏联放弃了德国军用和商用舰队的1/3,每艘远洋商船的注册毛重约等于400吨。据德国人的估计,该舰队的价值约为16700万马克或6700万美元。

  根据战争赔偿而得到的设备,被运用于苏联各个部门,其中包括全苏体育文化事务委员会下属的单位和臭名昭著的古拉格集中营。一些“特殊”设备被分配到各企业,可由于设备的技术构成与当地具体生产条件不相搭配,从而造成设备使用上的不合理,一些设备并未得到企业应有的维护和保养。

  同时有必要指出的是,从德国获得的高技术设备和最新技术样品为苏联生产众多先进产品(其中包括许多苏联生产不了的产品)的生产发挥了重大促进作用。

  例如源自德国“Сименс-Шуккере”、“АЕГ”和“Телефункен”等康采恩的精密设备为苏联发展无线电定位仪器、无线电装置、发生和特殊电子管、两极管整流器、X光透视管、无线电测量仪及其它电子产品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由设在Парнемюнд的德国著名火箭科研中心计划,分布在德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奥地利的工厂研制的“风-2型”火箭设备及样品极大地促进了苏联火箭技术的发展进步。

  德国“Мессершмитт”,“Хирт”和“Хейнкель”等工厂所生产的最新型飞机和设备,为苏联航空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不过以上范例并不太多,因为苏联的战争赔偿主要以自己短缺的工业品和日用消费品为主。而其它盟国,尤其是美国的战争赔偿政策主要集中在获取德国最新科技研发的高级人才,最新设备和武器样品。他们将大量“德国科技精英”运回国,充分发掘和利用德国学者和工程师的聪明才智。大量事实证明,美国在原子弹发明和火箭制造方面很多地方都借用了德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在化学、医药工业,机床制造、航空制造、汽车工业等领域也借鉴了德国学者许多先进的设计。另外,美国和英国战后均从德国运回了大量复杂的实验设备和仪器。

  据美国人自己的估计,仅在利用德国知识和经验上面,美国便在火箭发动机研究一个领域节省研发资金75000万美元。美国和英国从利用德国专利方面便获得了不少于15亿美元的收益。又据德国人的估算,盟国列强,主要是美国和英国战后所获得的专利及其相关技术文件总价值应为125亿马克或50亿美元。

  必须承认的是,美国的实际情况与当时的苏联完全不同,他们对于一般性的工业设备和商品绝并不像战后苏联那样极度匮乏。还在盟国巨头最初讨论战后赔款问题的雅尔塔会议上,美国就曾表示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不过,与此同时也不得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解决科技进步的前瞻性问题和巩固自身经济的强大持久方面美国人的战争赔偿政策比苏联考虑的更为深刻、眼光更为长远,更讲究效率,也更具战略的高度。而苏联的赔偿政策即使在新技术的经济意义方面也明显存在估计不足的缺陷。

  随着欧洲政治形势的变化,为了建立环绕苏联的欧洲国家“缓冲”集团,使其接受苏联影响,并保持对苏友好态度,迫使苏联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战争赔偿政策。

  1950年5月应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要求,苏联政府决定削减战争赔款总额的50%。当时该国已向苏联支付战争赔款36,58亿美元(依照1938年的汇率)。其中,工业设备约占13亿美元,新生产的工业品——24亿美元。这并不包含苏联在德国建立的股份公司所占用的财产,及东德为驻德苏联军队和行政机构人员所提供的各种服务等。总之,在经过削减之后,苏联应得的战争赔偿总额100亿美元目前只剩下31,71亿美元。该赔款余额,根据双方协议,东德应在15年期限内全部清偿,起始时间为:1951年起至1965年(包括1965年在内),即每年平均需偿还2,11亿。

  不过,后来苏联还是从1954年1月1日提前结束了对东德的战争赔偿要求。1953年8月22日苏联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签署的特别联合协议书便集中体现了苏联政府的这一决定。其中规定,苏联政府主动放弃对东德尚未清偿的战争赔款的索赔,数额约在25亿美元以上(即31,71亿美元减去1951-1953年间东德业已支付的赔款6,33亿美元)。与此相应,我们也可得出如下结论:苏联从德国战争赔偿中总共实际获得赔款约为43亿美元。

  关于苏联从德国战争赔偿中所得赔款实际数量的问题,西方的一些评估结果颇耐人寻味。一些研究机构认为,苏联所得赔款的实际数量远远高于苏联政府对外所公布的官方数据。例如据美国中央情报局1956年相关报告,1945-1953年间苏联从东德所取得的商品和服务价值(以10亿美元单位计,战前汇率)为:94,5亿美元,其中,工业设备和交通工具总值12亿美元,新生产产品——37,5亿美元,铀矿石——12亿美元,东德为驻德苏联军及行政机构所提供的服务——33亿美元。又据东德经济学家的估算,截止1953年以前,苏联从东德共获得战争赔偿660亿马克(以当时市场价格计算),最低估计,该赔款数量应不少于65亿美元(战前美元价格)。除了放弃以上战争赔偿外,苏联还无偿地向东德移交了根据以前赔偿相关规定属于苏联政府的33个总值为27亿马克的工业企业;根据双方1952年协议,苏方免除了东德4,3亿马克的债务,其中包括66座类似以上工业企业,及战后东德所欠苏联债务;苏方还将以前属于苏联驻东德股分公司的部分财产交给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在从德国取得战争赔偿的同时,苏联还从其它一些国家(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意大利等)获得了一定量的战争赔款。事实上,关于这一问题早在波茨坦会议上苏联已征得了盟国原则上的认可,不过,有关这方面的法律文件只是到了1947年2月10日在与这些国家签定了一系列和约之后苏联才真正拿到。上述国家的对苏联战争赔偿主要以提供商品的形式进行。例如罗马尼亚所提供的赔偿商品有:石油制品、粮食、木材、海运和河运船只;匈牙利——机器设备、粮食、河运船只;芬兰——纸张、铝、木材、海运和河运船只、各种机器设备;意大利——军工企业内部使用的工业设备和工具性设备,等等。上述所提供商品的结算:在现行市场价格的基础上根据商品的不同种类以上调10-15%为限。

  当然,也存在其它一些双方认可的战争赔偿形式。如,根据苏联与意大利政府的协议,意大利免费加工由苏联提供的工业原料,之后再将制成品交给苏方。不过,在实际运作过程中意大利在完成上述加工义务时表现欠佳,因而苏联政府不得不经常动用外交手段进行交涉。

  自1948年7月1日起根据匈牙利、罗马尼亚和芬兰政府的请求,苏联将其所欠战争赔款均减免了50%。

  苏联政府放弃了对奥地利和保加利亚的战争赔偿要求。而与此同时,保加利亚,还有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等国均将位于本国领土之上的德国财产移交给了苏联。另外,意大利也将自己在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等国的资产交给了苏联,以充抵自己的对苏战争赔偿。

  正如在德国一样,苏联也在其它一系列人民民主国家领土上组建了股份公司,其资产既包括有苏方根据1945年波茨坦会议决议从战争赔偿中所获得的财产,也有苏联政府的补充投资。1954年这些股份公司的资产最终均以优惠的条件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移交给了所在国政府。

  德国在芬兰的资产估计价值有60亿芬兰马克。苏联把这些钱用于购买芬兰商品(共花费其总量的50%)、兑换英镑、赎买属于芬兰的位于列宁格勒和塔林的楼房建筑、参股苏-芬人造纤维制造股份联合公司、重建水利设施、购置军舰和其它日用消费品。

  由于盟国的反对,将德国位于东奥地利的资产归属苏联的问题始终未得以圆满解决,尽管随后数年间位于这一地区的德国企业经监督委员会授权一直实际上由苏方经营。

  总之,充分利用德国战争赔偿及其相关资产以利自身经济的恢复和重建是二战后苏联政府的既定目标和对外政策指针,从最终效果来看,战争赔偿对遭到战争严重破坏的苏联经济的恢复无疑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出处:非常历史(公众号)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历史2018-03-09 微文周刊 2018-10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