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书画

>> 《法国 ,美术院长作品的千姿百态》
法国 ,美术院长作品的千姿百态

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是一位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极致的画家。曾任法国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出版过《千姿百态》画册。

秋天田园牧歌﹝An Autumn Pastoral﹞

1749 年,油彩画布, 260 x 199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布歇生于巴黎,父亲是图案画家。从少年时代受父亲的教育,是个极其早熟的人,二十岁时就获得美术院展览会的一等奖。

梳妆打扮维纳斯﹝The Toilet of Venus﹞

1751 年,油彩画布,108 x 85 公分

大都会美术馆,纽约﹝New York﹞,美国

之后,在意大利留学四年多,技术越发提高;回到巴黎后,声誉大振,以至受到贵妇人们的沙龙的接待。路易王朝的贵妇人的沙龙是有名的学者、政治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聚会的场所,受到那里的接待是无上光荣的事。布歇由于这种关系就开始结识了各方面的人士。他既画歌剧院的布景,也画壁挂织物图样。

蓬帕杜尔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

1756 年,油彩画布, 201 x 157 公分

古代美术馆,慕尼黑﹝Munich﹞,德国

因此,不久他的才能被路易十五世的情人蓬帕杜夫人所赏识,画了几幅她的肖像画。蓬帕杜夫人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布歇又为这个奢侈享乐的美女设计女服和装饰品,布歇设计的图案成为当时出入宫廷的贵妇人们所效法的榜样。

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

1740 年,油彩画布,130 x 162 公分

国立博物馆,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瑞典

由此可知,布歇富有装饰的手腕和才能,他的绘画也都具有装饰的要素,试看《爱之目》、《牧歌》就可明白;但是,他的作品,全都是冷淡的银色的调子,虽然高尚优雅,却不使人有亲切感,例如《月亮女神的水浴》中的月神狄安娜以及她的侍女的裸体,虽然圆润光滑,却令人以缺乏温暖的感觉为憾。也许当时的贵族式的骄矜的人们就喜欢这样。

浴后的狄安娜 1742年,56×73厘米 巴黎 卢浮宫

沙发上的裸女﹝Nude on a Sofa Reclining Girl﹞

1752 年,油彩画布,59 x 73 公分

古代美术馆,慕尼黑﹝Munich﹞,德国

日落﹝The Setting of the Sun﹞

1752 年,油彩画布,318 x 261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海克力斯与欧菲儿﹝Hercules and Omphale﹞

1731 ~ 1734 年,油彩画布,90 x 74 公分

普锡金博物馆,莫斯科﹝Moscow﹞,俄罗斯

遭到伏尔甘惊吓的维纳斯和马尔斯﹝Mars and Venus surprised by Vulcan﹞

1754 年,油彩画布,166 x 85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早晨的喝咖啡时间(Morning Coffee)

1739年,油彩画布

罗浮宫, 巴黎﹝Paris﹞,法国

雷那多和亚美达(Rinaldo and Armida )

1734年,油彩画布

罗浮宫, 巴黎﹝Paris﹞,法国

果园之神威图纳斯和其妻果树之神波姆纳(Vertumnus and Pomon)

1740年,油彩画布,159.4 x 168.6 cm

巴莎迪那诺顿西蒙美术馆

蓬帕杜尔夫人 1766年

蓬巴杜夫人肖像 1759年,91×68厘米 伦敦 华莱士收藏

阿波罗向牧羊女暴露他的神性 1750年

初升的太阳 1753年

火神呈现为以尼雅手臂的维纳斯 1756年

丽达与天鹅 1741年

情书

梳妆的维纳斯

朱庇特与卡利斯托 1744年,98×72厘米 莫斯科 普希金美术馆

宫女 1745年,53×64厘米 巴黎 卢浮宫

布歇夫人像 1743年,57×68厘米 纽约 Frick收藏

窃夺欧罗巴 1747年

打猎归来 37×52厘米 巴黎 Cognacq-Jay 博物馆

打扮中的维纳斯 1751年,108×85厘米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绘画 1765年,102×130厘米 华盛顿 国立美术馆

梳妆 1742年,53×63厘米 马德里 Thyssen-Bornemisza 收藏

四季-春天

四季-夏天

逃往埃及途中的歇息

庭园之神威耳廷努斯和波莫纳 1749年

维纳斯撤防邱比特 1742年

夏季的田园

寓言的音乐

照亮人类之光

俄国普列汉诺夫说:“优雅的性感就是他的缪斯,它渗透了布歇的一切作品。”法国绘画史对他的评价是:“人们对布歇的作品不屑一顾,这可能是因为在他之前有华托,在他之后有弗拉戈纳尔;并且显然他没有前者的深刻,又没有后者的才智和强烈的欢乐气息。可是,他是这条链子上承上启下的、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作为色彩家和表现光的画家,位于最伟大的大师之列”。

2018-03-24中国美术家网

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是一位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极致的画家。曾任法国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出版过《千姿百态》画册。

秋天田园牧歌﹝An Autumn Pastoral﹞

1749 年,油彩画布, 260 x 199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布歇生于巴黎,父亲是图案画家。从少年时代受父亲的教育,是个极其早熟的人,二十岁时就获得美术院展览会的一等奖。

梳妆打扮维纳斯﹝The Toilet of Venus﹞

1751 年,油彩画布,108 x 85 公分

大都会美术馆,纽约﹝New York﹞,美国

之后,在意大利留学四年多,技术越发提高;回到巴黎后,声誉大振,以至受到贵妇人们的沙龙的接待。路易王朝的贵妇人的沙龙是有名的学者、政治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聚会的场所,受到那里的接待是无上光荣的事。布歇由于这种关系就开始结识了各方面的人士。他既画歌剧院的布景,也画壁挂织物图样。

蓬帕杜尔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

1756 年,油彩画布, 201 x 157 公分

古代美术馆,慕尼黑﹝Munich﹞,德国

因此,不久他的才能被路易十五世的情人蓬帕杜夫人所赏识,画了几幅她的肖像画。蓬帕杜夫人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布歇又为这个奢侈享乐的美女设计女服和装饰品,布歇设计的图案成为当时出入宫廷的贵妇人们所效法的榜样。

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

1740 年,油彩画布,130 x 162 公分

国立博物馆,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瑞典

由此可知,布歇富有装饰的手腕和才能,他的绘画也都具有装饰的要素,试看《爱之目》、《牧歌》就可明白;但是,他的作品,全都是冷淡的银色的调子,虽然高尚优雅,却不使人有亲切感,例如《月亮女神的水浴》中的月神狄安娜以及她的侍女的裸体,虽然圆润光滑,却令人以缺乏温暖的感觉为憾。也许当时的贵族式的骄矜的人们就喜欢这样。

浴后的狄安娜 1742年,56×73厘米 巴黎 卢浮宫

沙发上的裸女﹝Nude on a Sofa Reclining Girl﹞

1752 年,油彩画布,59 x 73 公分

古代美术馆,慕尼黑﹝Munich﹞,德国

日落﹝The Setting of the Sun﹞

1752 年,油彩画布,318 x 261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海克力斯与欧菲儿﹝Hercules and Omphale﹞

1731 ~ 1734 年,油彩画布,90 x 74 公分

普锡金博物馆,莫斯科﹝Moscow﹞,俄罗斯

遭到伏尔甘惊吓的维纳斯和马尔斯﹝Mars and Venus surprised by Vulcan﹞

1754 年,油彩画布,166 x 85 公分

华莱士收藏馆,伦敦﹝London﹞,英国

早晨的喝咖啡时间(Morning Coffee)

1739年,油彩画布

罗浮宫, 巴黎﹝Paris﹞,法国

雷那多和亚美达(Rinaldo and Armida )

1734年,油彩画布

罗浮宫, 巴黎﹝Paris﹞,法国

果园之神威图纳斯和其妻果树之神波姆纳(Vertumnus and Pomon)

1740年,油彩画布,159.4 x 168.6 cm

巴莎迪那诺顿西蒙美术馆

蓬帕杜尔夫人 1766年

蓬巴杜夫人肖像 1759年,91×68厘米 伦敦 华莱士收藏

阿波罗向牧羊女暴露他的神性 1750年

初升的太阳 1753年

火神呈现为以尼雅手臂的维纳斯 1756年

丽达与天鹅 1741年

情书

梳妆的维纳斯

朱庇特与卡利斯托 1744年,98×72厘米 莫斯科 普希金美术馆

宫女 1745年,53×64厘米 巴黎 卢浮宫

布歇夫人像 1743年,57×68厘米 纽约 Frick收藏

窃夺欧罗巴 1747年

打猎归来 37×52厘米 巴黎 Cognacq-Jay 博物馆

打扮中的维纳斯 1751年,108×85厘米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绘画 1765年,102×130厘米 华盛顿 国立美术馆

梳妆 1742年,53×63厘米 马德里 Thyssen-Bornemisza 收藏

四季-春天

四季-夏天

逃往埃及途中的歇息

庭园之神威耳廷努斯和波莫纳 1749年

维纳斯撤防邱比特 1742年

夏季的田园

寓言的音乐

照亮人类之光

俄国普列汉诺夫说:“优雅的性感就是他的缪斯,它渗透了布歇的一切作品。”法国绘画史对他的评价是:“人们对布歇的作品不屑一顾,这可能是因为在他之前有华托,在他之后有弗拉戈纳尔;并且显然他没有前者的深刻,又没有后者的才智和强烈的欢乐气息。可是,他是这条链子上承上启下的、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作为色彩家和表现光的画家,位于最伟大的大师之列”。

出处:搜狐 / 晓谕文艺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书画2018-04-13 微文周刊 2018-15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