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音乐

>> 《六部伟大作曲家的致命作品》
六部伟大作曲家的致命作品

音乐能够给人们带来喜悦、悲伤、反思及无数其他情感体验,但它还有可能导致……死亡吗?以下的六个例子,其带有魔咒色彩的音乐作品甚至可能与作曲家的死亡有关。


莫扎特
《安魂曲》(Requiem)

莫扎特的《安魂曲》,是一部有关死者灵魂安息的弥撒。它既是莫扎特笔下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安魂曲》……因为非常诡诈地,他在1791年12月5日正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就去世了。

现在还不完全清楚造成作曲家死因的魔咒究竟是什么,许多神话围绕着他的死亡涌现出来——人们也许可以在真实的病例记录中发现点什么。

官方报道的死亡原因是“重症伤寒”,但其他建议的死亡原因还包括梅毒、风湿热、感染、食用未煮熟的猪肉引起的旋毛虫病,甚至还有中毒。

影片《莫扎特传》讲述了投毒的故事,并暗示是莫扎特那位竞争对手的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促使了莫扎特的死亡。虽然可以肯定地说这则故事完全有悖于事实,但莫扎特生命中的最后几天依然笼罩在神秘之中。

不过《安魂曲》真实故事本身就很奇怪:委托来自一位神秘使者,莫扎特后来称此人为“灰色的陌生人”。这位陌生人从未向莫扎特透露过他的身份,作曲家开始相信他正在创作自己的《安魂曲》。

我们所知道的是作曲家病得很厉害,他根本无法完成这部作品。签署的手稿显示,莫扎特只完成了第一乐章,以及第二乐章、第三乐章的开头部分和第四乐章的详细草稿。这部作品后来在1792年由莫扎特的学徒弗兰兹·苏斯迈尔(Franz Süssmayr)最终完成,但其他作曲家也各自写出了这部作品的完整版。

 

 
▲ 卡尔·伯姆/维也纳交响乐团
昆杜拉·雅诺维茨/克丽斯塔·路德维希/彼得·施赖尔/沃尔特·贝里


 

普契尼
《图兰朵》(Turandot)

1924年11月29日普契尼去世时,他的歌剧杰作《图兰朵》尚未完成。作曲家已经写到了第三幕中柳儿的死亡,并且草拟出歌剧的剩余部分。

作曲家知道自己将死于癌症,遂留下指示以及《图兰朵》剧终时三十六页的乐谱草稿,希望由意大利作曲家里卡尔多·赞多纳伊(Riccardo Zandonai)来完成整部歌剧。但由于普契尼儿子的反对,《图兰朵》由意大利作曲家弗兰科·阿尔法诺(Franco Alfano),根据普契尼留下的草稿完成

普契尼死于侵入性咽喉手术并发症引起的大出血,但歌剧《图兰多》似乎一直占据着他的思想直到最后。在进行这场最终导致他死亡的手术之前,普契尼拜访了意大利著名指挥家托斯卡尼尼,请求他“别让我的图兰朵死了”。

《图兰朵》在米兰斯卡拉剧院首演时,当演到普契尼停笔处,托斯卡尼尼放下了指挥棒,转身朝向观众说道:“歌剧到这里结束了——大师去了……”说完,他便离开了指挥台。

 

 
▲ 丽莎·林德斯特罗姆/罗伯特·阿兰尼亚/皇家歌剧院/2017


 

吕利
《感恩赞》(Te Deum

让-巴蒂斯特·吕利是巴洛克时期意大利裔法籍作曲家。他是法国路易十四的宠儿,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宫廷里为国王作曲。如同那一时期大多数其他指挥者一样,吕利也是用一根木制大指挥杖来指挥自己的作品。在纪念路易十四从手术中恢复而创作的《感恩赞》一次特殊演出中,吕利的指挥杖打伤了自己的脚。

这次事故以后,吕利的腿部被坏疽感染,但他却拒绝了防止感染蔓延的截肢。他依然希望能够跳舞,对吕利来说跳舞的乐趣比坏疽感染带来的忧虑更大。

不幸的是,坏疽感染蔓延到他的身体最终要了他的性命。

 

 

 

斯美塔那
《中提琴》(Viola)

斯美塔那从家里被遣送到布拉格精神病院时,正在创作他的最后一部歌剧《中提琴》。1882年作曲家中风,再也没有恢复如常。在1879年给友人、捷克诗人简·聂鲁达的信中,斯美塔那说他担心自己快要发疯了。

到了1882年冬季,斯美塔那陷入郁闷、焦虑、产生幻觉的痛苦之中,并正在经历言语能力的丧失。正是这一原因,斯美塔纳被禁止创作,以避免他的身心健康受到进一步损害。

不顾医生的建议,斯美塔那试图完成他的最后一部歌剧以及其他作品,但创作的压力使他彻底崩溃。随后,他被转移到凯特精神院,在被收容管制几周以后,斯美塔那于1884年5月12日去世,死因也许是梅毒。

 

柴可夫斯基
《第六“悲怆”交响曲》(Symphony No.6 “Pathetique”)

为了理解围绕柴可夫斯基死亡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以及他的最后一部交响曲“悲怆”,人们需要稍微了解一下作曲家的个人生活。

柴可夫斯基是他那个时代最为著名的作曲家之一,但却有个秘密:他是一位同性恋者。而在俄罗斯,在十九世纪,这是非法的。更为重要的是,他痴迷于自己年轻的外甥弗拉迪米尔·达维多夫,即人们所称的鲍勃。

柴可夫斯基是一位高度偏执且敏感的人(他甚至有一种恐惧感:他的头颅会在指挥时掉下来),所以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揭穿一直使他感到恐惧。

《第六“悲怆”交响曲》的音乐之旅非同寻常——虽然前三个乐章明亮而乐观,但最后一个乐章却迥然不同。以悲哀的弦乐器开始,忧郁的感觉贯穿始终。这一乐章甚至被标为“悲哀的柔板”。

对柴可夫斯基而言,这部交响曲的结尾也非常离奇。与作曲家其他激动人心的交响曲结尾不同,这部交响曲的终曲消失于沉默之中。

1893年,柴可夫斯基在去世九天之前,指挥了这部交响曲的首演,有些专家认为这部交响曲是作曲家的音乐绝命书。柴可夫斯基死于霍乱——无人质疑——但是有关作曲家是饮用受污染的水自杀,甚至是被迫自杀的故事和谣言一直存在。最终,这似乎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团。

 

 
▲ 卡拉扬/维也纳爱乐

 

马勒
《第十交响曲》(Symphony No.10)

马勒是一个迷信的人,他的妻子阿尔玛甚至暗示他有先知的天赋。

当马勒在创作自己最后一部交响曲时,突然想到像贝多芬这样伟大的作曲家也只写了九部交响曲。他开始担心自己的生命已接近尾声。事实上,为了避免他所看到的“第九交响曲”某种程度上是一个诅咒,马勒没有给自己的第九部交响乐作品编号,只取名为《大地之歌》(Das Lied von der Erde)。(注:《大地之歌》是马勒1908至1909年间为人声和管弦乐团创作的一部作品,出版发行时被描述成一部交响曲。)

当1910年夏季创作《第十交响曲》时,马勒告诉自己的妻子“现在危险已经过去了”。但他没有活到完成《第十交响曲》,或者听到他实际上《第九交响曲》的演出(马勒最终确实只创作了一部《第九交响曲》)。(注:马勒《第九交响曲》创作于1908至 1909年期间,这是他所完成的最后一部交响曲。1912年6月26日,由布鲁诺·瓦尔特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在维也纳音乐节上首演,并于同年首次出版发行。)

1911年,五十岁的马勒死于血液感染,没能完成这部《第十交响曲》的草稿。在他离世的时候,传说马勒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莫扎特!莫扎特!“

出处:enjoyGUDIAN 古典音乐(公众号)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音乐2018-10-10 微文周刊 2018-41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