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微文周刊 科普Ai

音乐

>> 《柴可夫斯基 | 忧郁的《第六悲怆交响曲》》
柴可夫斯基 | 忧郁的《第六悲怆交响曲》


柴科夫斯基《叶甫盖尼·奥涅金》歌剧剧照

 

 
柴可夫斯基 第六《悲怆》交响曲

 

俄国浪漫主义时期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与1893年11月6日去世,那是在圣彼得堡指挥《第六悲怆交响曲》后代第9天。年仅53岁的柴可夫斯基匆忙离去,留给世人无尽追思和疑惑。有人说,他甚至因为创作第六悲怆交响曲患上抑郁症。这不奇怪,柴可夫斯基一生经历并不平坦,长期的情感和生活经历,给他的音乐创作带来了极大影响。

婚姻与创作

柴可夫斯基有过一段极度失败的婚姻,曾有一位女学生疯狂倒追他,还以死威胁,柴可夫斯基没有回绝她的追求,在1877年和女学生结了婚,这就是他的妻子安东妮雅·米露可娃(Antonina Miliukova)。


柴可夫斯基与米露可娃的结婚照

然而婚后性格不合等各种原因,让柴可夫斯基后悔不已,甚至濒临崩溃企图自杀,直到他的朋友把他送到外国疗养期间,认识了长期资助他的梅克夫人。

自此梅克夫人一直以挚友的身份资助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得以辞去公职专心创作。但13年后梅克夫人突然停止了一切资助。

据说柴可夫斯基被她突然终止赞助的举动大受打击,更是一路消沉,此后他写了《悲怆交响曲》,因为这首曲子陷入严重的坏情绪中,心力交瘁之下得了霍乱死去。

同性恋or霍乱而死?

柴可夫斯基的传记作者、历史学家普遍同意他是男同性恋。莫斯科近郊的“柴可夫斯基博物馆”馆长波莉达·韦德曼女士(Polida Veydman)表示:“有时读到或听到有人说‘柴可夫斯基根本不是同性恋,这全是不爱国的科学家造的谣’,只能让我觉得好笑。否定他是同性恋者很荒谬”。 韦德曼指出,你只要阅读柴可夫斯基的信函、日记,就会发现,他对自己的隐私,从恋爱到失恋等等都有坦白的描述”。

柴可夫斯基曾经爱上一个人,这个人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梅克夫人,而是一位公爵的侄子——18岁的弗拉基米尔达维多夫。

同性恋在当时的沙皇时期难以启齿,甚至还是违法的。公爵得知侄子和柴可夫斯基的同性恋情后,勃然大怒,亲笔写了检举信,并让一位名为尼古拉·贾可宾的律师转交给沙皇。

贾可宾正好是柴可夫斯基年轻时就读法学院的同班同学。他得知信件的内容后,首先想到的是要维护母校的荣誉。为了母校,贾可宾与其他校友商量过后决定,只要柴可夫斯基自杀,他们就不将检举信交给沙皇。

柴可夫斯基开始服用小剂量的砒霜,共持续了四天。之所以选择砒霜,是因为其产生的症状和霍乱很相似:先是严重腹泻,然后急剧呕吐,几天后肾功能停止,致人死亡。

众多学者认为柴可夫斯基是因霍乱而离去,但被后人推翻。为什么?

因为在当时霍乱严重但时期,被发现出现霍乱症状是要被严密隔离的。但柴可夫斯基去世前四天,不仅未采取任何隔离措施,反而有许多朋友前去探望,甚至人们俯下身来亲吻他但额头,这一现象令当时一些友人也很疑惑。

无论是因何离世,都是属于柴可夫斯基的一个永远的秘密。他永远是备受世人喜爱但伟大音乐家,为世界音乐留下了丰富的瑰宝。人们永远怀念这位富有影响力的音乐大师。

 

 
《睡美人》华尔兹圆舞曲

 

整理自微信号“世界音乐”“古典音乐”

 

附文

闲谈柴可夫斯基

柴可夫斯基是一个很难谈论的作曲家,他的许多旋律, 如三大芭蕾、第一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弦乐小夜曲、《一八一二年序曲》、斯拉夫进行曲、《第一弦乐四重奏》,以及《悲怆交响曲》的某些片段,都已独立成通俗名曲,许 许多多的人耳熟能详,却未必知道是柴可夫斯基作的。也有 不少人因这些著名旋律而喜欢柴可夫斯基,但极少用心听完 整首大曲子。

正因为柴可夫斯基是如此地通俗化,真正的爱乐者很少 人重视他,很少人认真而有系统地去听他的重要作品,很少 人能头头是道地说明他为什么是个“大作曲家”。他是一个 知名度极高,但极少人了解的伟大音乐家。

我个人对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契合之 处,我从来不像喜好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那样地喜欢过柴可夫斯基,甚至有一些 名气较小的作曲家(如西贝柳斯和布鲁克纳),我还更能欣赏。我相信,除了俄罗斯人之外,“内行”的、真正的柴可夫斯基迷大概是不太好找的。

但是,我极愿意承认,柴可夫斯基确确实实是个大作曲 家,只可惜他过度迷人的旋律掩盖了他其余的优点。他是一个极高明的配器专家;不信的话,可以去听《胡桃夹子组 曲》。他在这方面的才气绝不下于他的俄国同僚、以配器著 称的里姆斯基 - 柯萨科夫,而他的“精神面”显然远远超过里姆斯基-柯萨科夫。他能够把迷人、哀戚的旋律和“吵杂”、充满动力感的管弦乐“杂凑”在一起。初听极不和谐,但细细体会,却有极特殊的韵味。这方面的杰作当然就是《悲怆交响曲》了。

测试柴可夫斯基音乐品质最简单的方法,我觉得,可以 去听他的管弦圆舞曲——三大芭蕾中的、交响曲及《弦乐小夜曲》中的,甚至歌剧中的。这些圆舞曲,远比施特劳斯家 族的,甚至比肖邦的钢琴圆舞曲还要动人。

客观上我承认柴可夫斯基是个伟大的作曲家,主观上我 非常同情他的遭遇。因为这种同情,我才愿意谈论他。真正了解柴可夫斯基的人,对他的生平做了太多的“保留”,好像是要“维护”他,其实是“害”了他——让他的生命以及他的作品掩藏在云雾之中。


卢重光绘

其实柴可夫斯基是一个个性软弱但极其善良的人,因此他才会极其重视社会认可的道德规范。但偏偏极其不幸的是,他的“天性”却是最悖反“道德”的——他是个“同性 恋”者。同性恋在十九世纪俄罗斯社会的“大逆不道”,实 在超出西欧社会太多了。

柴可夫斯基的同性恋倾向在小时候就有所显露。十岁时母亲带他到彼得堡读书,寄托在朋友家。据一本传记所说, 当母亲坐上马车准备离开时,柴可夫斯基:

疯狂地缠着母亲,不让她走。无论是亲吻,还是安 慰,还是不久就来接他回家的许诺,都无济于事。他什 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只是迷恋着母亲 ……

按照心理学的解释,男人的恋母情结是导致同性恋的原 因之一,柴可夫斯基可说是一个好例子。

我没有读过柴可夫斯基非常详尽的传记,不知道他对自己 “同性恋”倾向逐渐自我意识到的具体过程。但我相信,三十七岁时他跟女学生安东尼娜·米留可娃的婚姻是个转折点。

据说安东尼娜极其崇拜柴可夫斯基,写信跟他热切表白爱情,还提到要自杀,柴可夫斯基感动之余就答应了。这次 婚姻只维持了三个月(其中大半时间柴可夫斯基不敢住家 里),柴可夫斯基痛苦得差一点自杀,事后还去看过精神科 医师。一般人(包括柴可夫斯基本人)当然都大骂安东尼娜, 认为她是“肇祸者”,人品极其不堪。老实讲,我很怀疑,柴可夫斯基至此才确信,对于女性他是“无能”的(柴可夫斯基曾在信中说,安东尼娜“在肉体上是令人厌恶的”)。

后来柴可夫斯基怎么样“搞”上同性恋的,我也不清楚。 但一般猜测,他最后的对象是他的外甥达维多夫(他妹妹的儿子)。一八九〇年柴可夫斯基的支持者梅克夫人突然跟他 中断来往,柴可夫斯基极其痛苦。梅克夫人的举动大家猜不出原因,有一种传说是:有人告诉她,柴可夫斯基是同性恋 者。我觉得此说颇合理,只有这样最能解释柴可夫斯基的痛 苦 —— 他“切肤”地感受到他的“异常”和社会之间的不能并容。

柴可夫斯基的死因也很可疑。据一般说法,他死于霍 乱,但他的病状却一点也不像霍乱,他的遗体也未隔离,未立即火化。俄国革命后据传有知情者证实说:有人向沙皇密 告柴可夫斯基的行为,沙皇命人组织秘密法庭调查,证明属 实。根据当时的俄国法律,柴可夫斯基应被剥夺公民权,并 放逐到西伯利亚。但顾及国家及柴可夫斯基的名誉,由沙皇秘密赐死。


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在舞台上经久不衰。

我个人觉得,柴可夫斯基一生的许多疑点,用同性恋来 解释都可迎刃而解。至于他的音乐,就更容易了解了。只有 “善良的道德品质”跟“不可克服的同性恋”的苦斗,最后 屈服于“天性”,最适宜说明柴可夫斯基作品中莫名所以的 悲观与极度痛苦。

柴可夫斯基是“时代的牺牲者”,他的音乐是他破碎、痛苦一生的记录,而《悲怆交响曲》无疑是他的巅峰之作。 我初听这首曲子,完全被第一乐章极度哀伤的旋律所“震 慑”,但却不了解这一乐章的其余部分为什么那么吵杂,充 满了噪音。后来再听第二乐章,极喜欢那种优雅之中有着淡淡哀愁的味道。后来再听第三乐章,更喜欢那种进行曲式 的、逐步增强的雄音壮语,里面也应该包含了愤怒。最后终 于了解,第一乐章是哀伤与狂暴的混杂,而第四乐章终于以破碎、绝望告终。没有人以这样的交响曲形式来表达他的生活与心情,而柴可夫斯基以他痛苦的一生为代价却做到了。 所以,归根到底来讲,柴可夫斯基还是一个值得钦佩,同时也值得同情(甚至可说“怜悯”)的伟大音乐家。

 

节选自《CD流浪记:从大酒徒到老顽童》

吕正惠 著 北大培文出品,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来自“阅读培文”微信(ID:pkupenwin)

来源:搜狐 / 北大培文图书

出处:搜狐 / 松社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音乐2018-11-07 微文周刊 2018-45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