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人文 生活 健康 奇趣 音乐 光影 书画 历史 哎啊
微文周刊 科普Ai

人文

>> 《新中国:父亲方志敏心中的梦想》
新中国:父亲方志敏心中的梦想


第一次读到父亲在狱中写成的《可爱的中国》,那一年我17岁。如今,我84岁了,还依旧记得当时那份激动:爸爸,那是我爸爸写的。

儿时的我,记忆中并没有父亲的影子,但从小我就知道,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

奶奶曾经告诉我,父亲长得清秀英俊,小时候被村里的人叫做“正宫娘娘”。养父母也曾告诉我,我的父亲善于演讲,他一讲话,大家围过来听上半天也不嫌累。在乡亲们的传言中,父亲的形象更是高大:骑白马、挎双枪,威风凛凛,来去无踪……

很长一段时间,我根本不相信父亲不在世了;赣东北的老百姓也不相信,方志敏已经牺牲——虽然关于“方志敏下场”的告示就挂在各村村口。乡亲宁愿相信,那是国民党造的谣。

我出生在国民党第四次疯狂“围剿”苏区的1932年冬天,那一次“围剿”,国民党出动近40万兵力,蒋介石亲自担任“剿匪”总司令。

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敌人已经冲到了村庄边上。后来前辈告诉我,母亲缪敏在转移途中自己扯断脐带,然后把哭声像小猫一样的我送给了当地老百姓。爸爸妈妈最后一次去老乡家看望我时,妈妈缪敏担心我太弱养不活,爸爸方志敏却说:严冬的梅花,生命力最强!

 


方志敏牺牲后,缪敏请人画下两人画像作为合影

我家战火岁月中出生的5个孩子分别寄养在各处。父亲为我们取名松、柏、竹、梅、兰。长大后才知道,那是父亲最爱的一副对联: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

1934年11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刚刚出发,时任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军政委员会主席的爸爸告别妻儿,也告别他亲手创建的闽浙赣苏区,率红10军团踏上了孤军北上之路。

如果说,此时此刻主力红军面临的是一次前途未卜的远征,那么,担负牵制敌人兵力、掩护主力转移任务的红10军团,注定是一支“死亡军团”!

在20倍于己的国民党重兵围追堵截下,部队屡屡遭受重创。19351月,红10军团退至赣东北边缘,决定进入苏区休整,不料敌人早已设置了纵横交错的封锁线。

一番浴血征战之后,爸爸方志敏和军团参谋长粟裕带领800多人冲出了封锁线,但大部队还陷在敌人的包围圈里。在父亲召集的最后一次军政会议上,他坚定地说,我是部队的主要负责人,不能先走。遂掉转马头,复入重围。

多年以后,粟裕将军还记得父亲方志敏当时的决绝态度:明知凶多吉少,依然毅然决然。

与2000将士苦守怀玉山的爸爸,在漫天的大雪中不幸被俘。最先发现父亲的两个国民党士兵本以为会发大财。谁知,在父亲身上,他们连一个铜板也没有搜到:怎么会呢,这么大的官,会没有钱?“我们革命不是为着发财!”父亲怒斥: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原因!

美联社记者曾这样记录国民党“庆祝生擒方志敏大会”的场景:戴着脚镣手铐站立在铁甲车上的方志敏,其态度之激昂,使观众无限敬仰。观众看见方志敏后,谁也不发一言,大家默默无声,即使蒋介石参谋部之军官亦莫不如此。

 


被俘后大义凛然的方志敏

在狱中,父亲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战斗。他争取到了同情革命的胡逸民、高易鹏等人以及看守所代理所长凌凤梧。胡逸民、高易鹏辗转4次从狱中送出了父亲的手稿,凌凤梧则把父亲脚上的镣铐从10斤的换成了3斤半的。

正是这副镣铐,20年后成了当地政府最终找到父亲遗骸的重要线索。

1955年,在父亲方志敏就义处——江西南昌下沙窝,施工人员发现一副棺木、很多骨头和一副镣铐。经凌凤梧等人辨认,镣铐和棺木正是方志敏受到的特殊“待遇”。血样对比之后,9块遗骨被认定为方志敏的遗骸。

又过了22年,方志敏烈士的遗骸隆重安葬于南昌市郊梅岭。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先是细雨蒙蒙,尔后碧空如洗,当灵车经过市区时,街道两边站满了含泪送行的老百姓……

母亲缪敏没能等到送别父亲的这一天。就在父亲遗骸安葬仪式的一个月前,曾经与父亲出生入死并肩战斗的母亲,匆匆辞世。

小父亲10岁的母亲名字里的“敏”字,也是父亲送她的订婚信物。成婚那天,父亲给母亲取了一个化名,叫“李详贞”,与父亲直到被捕时还在使用的化名“李详松”,又是天成的一对。

爸爸方志敏被捕后不久,妈妈缪敏也落入敌手,被囚禁于与丈夫关押地只有一墙之隔的南昌女子监狱。当父亲望着报纸上妻子被捕的照片难过时,劝降者不失时机地提出,以跟缪敏见面作为“发表一个倾向声明”的交换条件。

后来,父亲方志敏曾流着泪对凌凤梧说,缪敏是巾帼英雄。两年后,母亲缪敏被党组织保释出狱。夫妻俩曾经近在咫尺的相隔,终成生与死的距离。

我和妈妈一样倔强。母亲把我锁在屋里,逼着我读书学习。就在这时,我第一次读到了父亲的遗作《可爱的中国》。

 


《可爱的中国》原稿

“母亲!美丽的母亲,可爱的母亲!”一遍遍朗诵着这些直抒胸臆的句子,刚刚识字不久的我欢呼起来:从此我可以讲我的家史了,从此我懂得“祖国”是什么意思了——祖国,就是生养了我们、值得像父亲那样的千千万万烈士用生命去保护的母亲!

从被俘到就义的日子里,狱中的父亲戴着镣铐写出了《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等30多万字的文稿。才情、激情、真情,这囚禁中的文字,成了影响几代人的经典。

1926年,北伐军攻克南昌时,蒋介石多次设宴款待已经成名的方志敏。得知抓住了方志敏,蒋介石亲自出面劝降,还许以江西省主席之职,但得到的答复只有一句话:你赶紧下命令执行吧!

1935年86日,距37岁生日仅半月,被押解至刑场的父亲方志敏在赣江边上默默站了几分钟,然后猛地一转身,说:来吧!

秋风,吹动着父亲方志敏的长发。枪声响起的那个日子,正是毛主席率领的中央红军走出川西茫茫草地的时候。

后来我常常问自己:父亲最后想了些什么呢?

我知道,最后那几分钟里的思绪,父亲想的肯定是他梦中的“新中国”。

 

(选自《新湘评论》)

出处:方梅 新湘评论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人文 | 2016-09-28( 微文周刊 2016-40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9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