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文24小时
繁体中文
首页
人生 人文 生活 健康 奇趣 音乐 光影 书画 历史 哎啊
微文周刊 科普Ai

人文

你我共同的或不同的文化、信仰、民俗
2019-10-20 2019-09-08

周玉洁:时光涂抹的油漆
文/周玉洁在城西我家老屋里,放着一把木质的老圈椅。所谓圈椅是我们那儿的方言,其实那就是一把小户人家的太师椅。估计打那把太师椅的木匠手艺不精,也或许因为木料的欠缺或是因为贫寒人…
2019-05-20(92) [微文周刊 2019-21期]

杨修峰:我们的老式婚姻
我们的老式婚姻文/杨修峰在我们家的像册里,珍藏着我们家的第一张全家福,拍摄于1970年。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就会回忆起我与老伴携手走过的近60年峥嵘岁月。我和老伴都已年过古稀…
2019-05-20(92) [微文周刊 2019-21期]

老舍:有了小孩以后 [推荐]
文/老舍艺术家应以艺术为妻,实际上就是当一辈子光棍儿。在下闲暇无事,往往写些小说,虽一回还没自居过文艺家,却也感觉到家庭的累赘。每逢困于油盐酱醋的灾难中,就想到独人一身,自己…
2019-05-13(323) [微文周刊 2019-20期]

席慕蓉丨请让我从容地品味这生命的滋味 [置顶]
作者 / 席慕蓉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
2019-05-13(247) [微文周刊 2019-20期]

丰子恺:我的母亲,也是我的父亲 [置顶]
我的母亲文 | 丰子恺看看我母亲的肖像,想起了母亲的坐姿。母亲生前没有摄影取坐像的照片,但这姿态清楚地摄入在我脑海中的底片上,不过没有晒出。现在就用笔墨代替显形液和定影液,把我…
2019-05-13(192) [微文周刊 2019-20期]

汪曾祺:要账
文/汪曾祺张老头八十六了。身体还挺好,只是耳朵聋,有时糊涂。 有一次他一个人到铁匠营去,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他住在蒲黄榆,从蒲黄榆到铁匠营只有半站地。从此他就不往离他的家十步以…
2019-05-13(177) [微文周刊 2019-20期]

川端康成:和狗说话
文/川端康成在镰仓,每年有一次有趣的活动,那就是狗的展览会。说起狗的展览会,大体是这样的:按体形和训练的好坏,决定一等、二等。就像接受程度高深的考试一样,狗的主人也非常认真。…
2019-05-13(168) [微文周刊 2019-20期]

陈忠实:汽笛·布鞋·红腰带 [推荐]
文/陈忠实一个年过五十的人,依然清晰地记得平生听到第一声火车汽笛时的情景。他当时刚刚勒上了头一条红腰带。这是家乡人遇到本命年时避灾禳祸乞求平安福祉的吉祥物,无论男女无论长幼无…
2019-05-13(155) [微文周刊 2019-20期]

井上荒野:不能回来的猫
文/井上荒野她要去日本的东京出公差。在去机场的路上,她告诉他,她决定要离开他。他看上去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没有悲痛,更没有质问什么。晚一些时候,一场暴风雨造访了这个城市。他…
2019-05-13(145) [微文周刊 2019-20期]

感人至深|重读胡适经典美文《我的母亲》
胡适:我的母亲我小时身体弱,不能跟着野蛮的孩子们一块儿玩。我母亲也不准我和他们乱跑乱跳。小时不曾养成活泼游戏的习惯,无论在什么地方,我总是文绉绉的。所以家乡老辈都说我“像个…
2019-05-13(134) [微文周刊 2019-20期]

纪伯伦:贪心的紫罗兰
文/纪伯伦在一座孤零零的花园里,有一株紫罗兰,花瓣艳丽,芳香四溢,幸福愉快地生活在同伴之中,得意洋洋地在群芳之间左右摆动。一天早晨,紫罗兰戴着露珠桂冠,抬头朝四周一望,看到一…
2019-05-13(124) [微文周刊 2019-20期]

金庸先生的笔误,明教拜火教牟尼教傻傻分不清楚
金庸先生的小说特点是虚构人物和历史人物纠缠交错在一起,从书剑恩仇录里的乾隆到鹿鼎记里的康熙,除了先生仅有的几部《越女剑》、《白马啸西风》和《笑傲江湖》之外,大部分的历史人物…
2019-05-13(96) [微文周刊 2019-20期]

李大钊:青年与人生 [推荐]
文/李大钊我今就现代青年活动的方向,稍有陈说,望我亲爱的青年垂听!第一,现代的青年,应该在寂寞的方面活动,不要在热闹的方面活动。近来常听人说:“我们青年要耐得过这寂寞日子。”…
2019-05-05(309) [微文周刊 2019-19期]

朱光潜:谈静
文/朱光潜朋友:前信谈动,只说出一面真理。人生乐趣一半得之于活动,也还有一半得之于感受。所谓“感受”是被动的,是容许自然界事物感动我的感官和心灵。这两个字涵义极广。眼见颜色,…
2019-05-05(212) [微文周刊 2019-19期]

立夏 | 万物至此 尽皆长大 [置顶]
立 夏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农历 四月初二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立夏之“夏”本意为“大”,意指作物都开始长高长大」立夏,廿四节气中第7个节气。夏季的第一个节气…
2019-05-05(194) [微文周刊 2019-19期]

莫泊桑:旅途上
文/ 莫泊桑一从戛纳车站起,客车里已经满是人了,因为彼此全是互相认识的,大家都谈起来。过了达拉司孔的时候,有一个人说道:“暗杀的地方就是这里。”于是大众开始来议论那个凶手了,…
2019-05-05(144) [微文周刊 2019-19期]

岛田洋七:有滋有味的贫穷生活
文/岛田洋七我读小学低年级时,战争伤痕犹深,大家都穷,很多孩子都吃不饱饭。于是,学校会定期为学生作营养调查,问些“今天早上吃了什么”、“昨天晚上吃了什么”之类的问题,我们就把…
2019-05-05(127) [微文周刊 2019-19期]

林清玄 | 阳光的味道
文丨林清玄尘世的喧嚣,让我们遗忘了阳光的味道,味道是一样的纯净着,一样的微小,一丝丝,入心、入肺。甘甜、芬芳、怡人。阳光的味道很干净和唯美,像川端的小说,透明、简洁、历炼。…
2019-05-05(103) [微文周刊 2019-19期]

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100个汉字
汉字是迄今为止连续使用时间最长的文字,也是上古时期各大文字体系中唯一传承至今者,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在形体上逐渐由图形变为笔画,象形变为象征,复杂变为简单。今天我们就来看看…
2019-04-29(2498) [微文周刊 2019-18期]

渡边淳一:丈夫这东西 [置顶]
文/渡边淳一丈夫这东西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有着不沉稳、不安定的特性,他们明明已经结婚了,却还总是把目光转向外面的花花世界,经常想离家出走,经常想把老婆给换了,他高兴时,你可能几…
2019-04-29(317) [微文周刊 2019-18期]

我们为什么要读《论语》?
总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读《论语》?两千年以前的东西了。这么问的,实际他已经预设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读《论语》有用吗?考试有用吗?找工作有用吗?对比一个信仰基督教的人,他为什么…
2019-04-29(264) [微文周刊 2019-18期]

叔本华:要么庸俗 要么孤独 [推荐]
文/ 叔本华 能够自得其乐,感觉到万物皆备于我,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我的拥有就在我身——这是构成幸福的最重要的内容。因此,亚里士多德说过的一句话值得反复回味:幸福属于那些容易…
2019-04-29(244) [微文周刊 2019-18期]

毕淑敏:我羡慕你 [推荐]
文/毕淑敏我是从哪一天开始老的?不知道。就像从夏到秋,人们只觉得天气一天一天凉了,却说不出秋天究竟是哪一天来到的。生命的“立秋”是从哪一个生日开始的?不知道。青年的年龄上限不…
2019-04-29(214) [微文周刊 2019-18期]

中文到底有多美?请屏住呼吸!
中文有多美?从字体结构,到书法艺术。从音韵格律,到朗读吟诵。从单字含义,到组词成语。从市井俚语,到官样文章。从语录散文,到诗词歌赋。意韵无穷近,美意不胜收。中文之美,是传统…
2019-04-29(186) [微文周刊 2019-18期]

朱自清:匆匆
文/朱自清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 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 们罢:那是谁?又藏在…
2019-04-29(127) [微文周刊 2019-18期]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9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