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18年41期

>>

历史 栏目

1956年香港九龙大暴动真相始末

62年前的今天,1956年10月10日上午,当政府工作人员在清除纸旗垃圾时,与14K成员发生了纠纷。几十名14K成员开始与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致使围观闹事者越聚越多,14K以及香港另外一些三合会如和安乐、和胜和、和胜义等混水摸鱼,乘机制造骚乱,到处随手打人,砸东西,洗劫焚烧车辆、商店、工厂、学校、工会等。

1956年国民党曾在九龙策动了一场暴动。九龙半岛的社会秩序失控长达6天,大部分地区有5个晚上实行宵禁,在最紧张的日子里甚至实施持续两天三夜的戒严,市面上一片死寂。闹得最凶的地方是荃湾,暴徒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这次事件被称为"九龙暴动".

要求放爆竹道歉被拒导火线

事情起因于李郑屋邨拆旗。流亡在香港的国民党分子在每年的双十节都悬挂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但是他们把一串串旗帜拉过马路,甚至贴在别人的房子以至公共建筑物上。1956年10月10日早上,李郑屋邨徙置区办事处的职员执行上级的指示,把G座墙壁上若干面旗帜和两个巨大的双十徽牌拆去,亲台人士集结表示抗议。他们要求香港政府燃放10万头的爆竹以示道歉,还要拆旗者在蒋介石像前下跪叩头。在遭到拒绝之后,骚动开始,徙置区职员遭到殴打,办事处被捣乱并纵火。大批警察到来增援并发放催泪弹把人群驱散。其实这只是序幕。

当天晚上10时,亦即庆祝双十的饮宴过后,整个局势出现突变。一批批人群出现在九龙闹市,沿途喧哗闹事。这批人是在石硖尾邨集中,在一面国民党旗帜的引导下出发,然后分散沿着青山道--弥敦道这条交通干线活动,从深水埗扩大到旺角和油麻地,继而蔓延至九龙仔和九龙城。他们向左派工会掷石,并且冲击曾经悬挂五星旗的商户。暴徒翻倒车辆设置路障并纵火,又强迫商店和路过的汽车买旗,索价5至20元不等。当警察出现时,暴徒就散入横街,警察过后,他们又重新集结,一直闹到凌晨5时。第一桩血案发生在当天晚上,当消防车前往顺宁道救火时,司机被石块砸伤,消防车失控冲上行人道,酿成三死五伤。当救伤车应召前往救人时,同样遭到袭击。暴徒们还冲击青山道嘉顿面包公司的厂房,他们砸烂机器、烧毁厂房,停车场上的12辆货车被付诸一炬。

10月11日,事态进一步恶化。下午1时,瑞士参事恩斯特夫妇乘坐的士路经青山道与大埔道交汇处,暴徒们发现的士中有外国人,竟将之翻倒放火,的士司机及时逃脱,恩斯特夫人被烧至重伤不治毙命,两名暴徒在翻车时被压在车底亦被烧死。下午3时,九龙的公共交通全部停顿,市面上气氛紧张。

港英当局检讨局势,认为这次事件已经超越了悬旗纠纷。中午12时半,港英决定出动英军协助警察维持秩序,并下达开枪令,旋且宣布九龙戒严,时间由晚上7时半至翌晨10时。但是暴徒在戒严期间照常流窜活动,戒严令一再延长,持续了两天三夜,戒严地区甚至扩展到荃湾和沙田,只是在中午开放两个小时给居民出外购买粮食。戒严令至10月14日上午7时始告取消,但是到了晚上仍要宵禁。长时间的戒严导致粮副食品价格上涨,加上港九渡轮中断,居住在九龙的职工不能到港岛上班,邮电受阻,港岛的工商业亦告半停顿,赛马、足球赛和许多公共活动都要取消。近百人曾在干诺道中大公报门口喧闹,又谣传国民党分子要到港岛闹事,人心虚怯。

今日杀人唔驶填命!

虽然港英在九龙市区实施铁腕政策,可是暴徒在荃湾闹得更凶。从11日的下午到午夜,短短的7个小时内,荃湾变成了人间炼狱。

荃湾动乱的起因同样是以挂旗为借口。11日下午4时半,500人集中在宝星纱厂门外,他们指摘宝星的职员干预工人在宿舍挂旗,并且纵火。当索取到1000元之后,有些人离开了,但是好几百名工人却涌到宿舍去寻找左派工人,将之拉出门外棍棒交加,有的女工甚至被扯破衣服,赤身露体地被推来推去。跟着这班人又涌到宿舍斜对面的大行胶厂宿舍和胶业工会福利部大肆捣乱。

当这批暴徒在宝星纱厂内放火打人时,荃湾警署署长已率领30名警察在外围视察。但是这批警察对暴徒的暴行视而不见,旋且收队撤返警署,甚至把镇守在青山道路障的警察亦撤回警署。由这个时候开始,暴徒们在荃湾区横行无忌。国民党的暴徒先后去到会德丰纱厂、东南纱厂、宝星二厂、南海纱厂和九龙纱厂,索取保护费1000至2500元不等,同时提出:开除左派工人,今后雇用工人要由棉纺工会批准等条件,甚至要厂长或经理签字作实始行离去。另一路暴徒则前往攻击左派工会。首先攻陷只有6名医护人员的工联会工人医疗所,他们对几位女工作人员恣意凌辱,药剂师杨观福拚命保护竟遭暴徒们活生生打死,助护古惠贞遭到轮奸,并被剥光衣服押到马路上,途中遭到第三次强奸。

纺织染福利部、丝织工会、搪瓷工会和种植公会福利部同时遭到暴徒们的攻击。他们在攻击搪瓷工会时用上爆炸品自高处扔下始能得逞。这些工会的工人被押送到青山道的庆祝双十的牌楼下,不少女工被撕毁衣服甚至赤身露体被押着游街。暴徒们着令这批工人在牌楼前下跪叩头,不少工人在游街时遭到棍棒交加,在牌楼下被连番毒打。领头的棉总干事陈汉高叫说:「今日杀人唔驶填命!香港政府怕我哋,警察唔敢来。」被打的工人血流如注,鲜血流淌在红莲面包公司的门口,形成一条血路,数日后虽被冲洗仍见血渍斑斑,统计有7位工人被打死在这里。午夜时分,英军进驻荃湾,暴徒走散,数十名工人始得死里逃生。

纠结50年的噩梦

统计荃湾一役,左派工人被暴徒打死者8人,重伤者63人。港英军警当日在市区枪杀了30名暴徒,但是面对荃湾如此血腥的事件,军警竟对暴徒礼遇有加,不发一枪和一枚催泪弹,令人费解。事情已经过去了50年,痛苦的记忆已经被抹去了吗?不!起码我知道还有一位女士。50年前她是在荃湾遭到强暴的第二位少女,而且因奸成孕,诞下了婴儿。这位女士仍然健在,50年的噩梦以及其后继事件的枝蔓纠结......不过我的故事只能说到这里,不会再交代下去了。

国民党为什么1956年要在香港发动这么一场大规模的暴动呢?这个问题要从几个方面来看。

气英国抗中共怨蒋帅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后,经过了3年时间,竟然能够治理好战争的创伤,出现了经济复苏的景象。1954年苏联展览会在广州举行,港澳同胞只要拿到参观证就可以回到国内作短期的停留,他们在广州看到许多新气象。1956年,港澳同胞回国进一步放宽,向心力加强了。此其一。

英国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不过仍然同台湾保持着某种程度的联系。台湾一直在大陆搞游击活动,不断派遣人员、携带武器潜入大陆,其中一部分是通过香港转运。可是港英并不卖帐,一经查获就扣留、关押、遣返台湾,令蒋政权十分冒火。此其二。

蒋政权败走台湾,遗下数以万计的残兵败卒在香港,这些人对国民党忠贞不二,很想到台湾归队,只是台湾的经济能力承受不了。这些人在香港颠沛流离,跟过去的养尊处优生活相差甚远,加上饱受港英统治的欺压,他们仇视港英,亦仇视共产党,又对台湾心生怨怼,离心力渐增。此其三。

统治权术之一是转移矛盾。国民党在九龙搞事之目的是一石二鸟,动员他们在香港的力量向港英的统治挑战。另一方面,选择香港的亲共分子为攻击目标,以暴力来遏制对方,藉此振奋亲台势力。国民党在香港的党员虽不少,但是基层工作并不严密,亲台湾的工会能够鼓动起来的人数亦不多,要动员有组织的力量只能依靠三合会。参加这次暴动的三合会有:14K、和安乐、敬义堂和二龙帮。其实国民党在香港捣乱早有前科,1952年10月10日他们曾经纠集过一批人搞了一次小规模的骚动,这批人向深水埗、旺角、油麻地的左派工会掷石,从上午10时扰攘到晚上10时。警方指称这是「反共抗俄青年团」所为,秘密拘捕了31人并将他们递解往台湾。

4年后的九龙暴乱,国民党的组织性有所改进。首先是每一支队伍都是以国民党的旗帜作前导,参加者以毛巾扎在手臂为标志,听从哨子声来行动。不过细加分析又可以看出,在九龙市区里以三合会人数较多,这些人混淆攻击目标,因而抢掠商店,顺手牵羊,流氓气习较浓。但是荃湾的活动不独显出其组织性更强,而且杀人掠货的手段更为凶狠。

黑社会代罪羔羊

港英当局一开始就把这次暴乱定性为「左右翼人士之争」,但是这个说法欠缺说服力。两个多月后,港英发表《九龙及荃湾暴动报告书》,颇为详细地讲述了事件的过程和港英平乱的安排。尽管在字里行间读者能够领悟到这次暴动的组织性,不过《报告书》强调两点:暴乱是黑社会所为,没有证据证明是有计划的预谋,这是刻意为国民党卸责。

从1948年人民解放军渡江开始,英国人就担心中共会解放香港,其后又害怕香港的工人闹事,解放军借口越过深圳河。从那个时候起,港英就把它的政策调整为抑左扶右,但是它万万想不到的是国民党竟然向它的统治权威挑战。这个政治上的老狐狸尽管胸口上捱了一拳,它还是包庇台湾,目的是继续利用这支政治力量来遏制亲共势力,于是乎,三合会就成为代罪羔羊。

1957年,法庭刚刚处理完九龙暴乱杀人放火的案件就到了双十节,港英为了防止国民党再搞一次,就拿三合会分子来开刀。尽管港英在《报告书》中只举出14K与和“安乐”两个黑社会的名字,但是香港所有三合会活跃分子都受到「礼遇」。是年9月底,港英拘捕了1527人,其中119人被递解出境,785人投狱,其余被关入漆咸道的集中营。以后每年到了9月份,黑人物都要鸡飞狗走,有银纸者去东南亚或台湾,次一级者到澳门避几天,无钱之人只好东躲西藏,不幸被捕只有去「食皇家饭」了。因而黑社会人物埋怨是「黑狗得食,白狗当灾」。

暗地搜捕白狗

其实国民党人士亦并不好过,港英表面上不公开他们的罪状,暗地里却是进行大搜捕。暴乱之后,国民党的骨干人物部分被港英逮捕、投狱,部分撤退到台湾,基层实力大大削弱。到1958年,风声已过,入狱的人士已出了狱,国民党企图在这一年的双十节再搞一次。不过港英警方不敢怠慢,再度以打击黑社会的名义拘留了1000多人,既有黑人物亦有亲台人士。港英的手法是一软一硬,它不会彻底地粉碎台湾的力量,为的是用以制肘亲共力量。港英容许国民党进行合法的活动,但是不让他们破坏香港的治安。至于对台湾派遣的武装特务,港英的监视就更加严厉了。过去是悄悄的抓、偷偷地递解;进入1960年度以后,港英偶然会把若干事情公诸于众。例如:某地发现台湾特务的「军火库」,所藏的炸药足以炸平一大片范围。事件曝光之后,街坊们为之吓一大跳。

出处:搜狐 / 非常历史

栏目:历史
2018-10-10 (
微文周刊 2018年41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