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19年46期

>>

音影 栏目

文艺复兴音乐的开端 | 勃艮第的声色之美

菲利普(好人)(Philippe le Bon 1419~67)和查理(无畏者)(Charles le Temeraire 1467~1477)统辖下的勃艮第公国,是那个时期整个欧洲的文化中心。如今,在艾克兄弟(扬·凡·艾克曾服务于勃艮第宫廷)的绘画中,我们还能些许领略到那一时期的时尚风貌:式样古怪的尖形鞋,高高的圆锥形帽子,华丽而奇异的服饰。这些外在的风尚样式自然是被新时代很快淘汰和遗忘了,然而,作为勃艮第文化真正的风、香、味,却并未随时光流散,它们真切地封存在了勃艮第乐派的音乐里,流淌在绵延数百年的勃艮第黑皮诺佳酿中。

也许同是一方水土的养育,也许同是出自小教堂教士们的辛勤劳作,我们在勃艮第乐派大师迪费和班舒瓦的经文歌和尚松里,竟然能发现与勃艮第葡萄酒极为相似的色调与气质:精雅细腻,优美醇和。勃艮第红酒迷人的半透明色调正是勃艮第乐派擅用的语言风格。富于表现力的抒情旋律,清晰的和声轮廓,更自由地运用三度和六度……与之前法国“新艺术”(Ars Nova)晚期的矫饰风格或刻板冷峻尖锐对立,勃艮第的作曲家们汇集了意大利风格和英国风格的不同手法,又偏重模仿、卡农、谜式音乐等对位的形式,由此产生出一种优美、精妙、平衡的风格。连续五度和八度的时代过去了,大量六度和三度的乐句使经文歌变得柔美而醇和。这是音乐史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声色之美。

十四世纪下半叶至十五世纪早期,勃艮第的公爵通过政治联姻和外交手段,并利用法王因百年战争长陷困顿的时机,不断地扩充着自己的属地,他们的统辖区域除了法国中东部的勃艮第公国和郡国的采邑,还延伸到了今天的荷兰、比利时、法国东北部、卢森堡和洛林的大部分地区。在勃艮第大公菲利普(好人)和查理(无畏者)统治时期,勃艮第公国几乎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宫廷名义上的所在地是第戎,但公爵们的居所却不时地迁移到领地的各处。这片构成复杂的属地,向勃艮第宫廷输入了不同背景的文化,而公爵们也尤为重视自己的文化输出:勃艮第的音乐和勃艮第的葡萄酒。

十五世纪中叶,菲利普(好人)的宫廷和小教堂以全欧洲最华丽著称。小教堂供养着一大批音乐家,他们为教堂礼拜和宫廷世俗娱乐提供服务。勃艮第乐派最重要的那些作曲家,往往来自不同的地域,却长期依附于勃艮第宫廷,他们都有教士的职位,却又可以轻易游走于教会与宫廷之间。除了小教堂,勃艮第宫廷甚至还拥有一支游吟流浪艺人的乐队,而那些乐器演奏者和歌唱者,可能来自法国、意大利或葡萄牙等不同的国度。

班舒瓦

尚松

这一时期的勃艮第音乐主要有四种类型:弥撒曲、圣母赞歌、经文歌和法语尚松(世俗歌曲)。后两者最能体现勃艮第音乐的风格。勃艮第的法语尚松实际上就是有伴奏的独唱,它们的唱词几乎都是爱情诗,往往采用具有传统的两行叠歌的回旋歌的形式。勃艮第的经文歌也多少带有着富于表情的尚松风格,通常用三声部的织体(体现了英国福布尔东作曲法的影响),一个自由旋律的高声部控制一切,再有一个固定声部和对应声部加以支持。其中高声部的旋律可以是新创作的,也可以是经过装饰的圣咏,关键是圣咏的旋律要让人能听出来,而不是像之前两个世纪那样,只把格里高利圣咏当作经文歌的结构基础,可能会因为节奏的改变而让听者无法辨认。

以纪尧姆·迪费为首的勃艮第宫廷音乐家,都倾心于世俗音乐的创作,总的风格可以看作是妩媚的福布尔东式主调音乐与一定的旋律自由、对位独立(偶尔应用模仿)相结合。他们在经文歌和法语尚松(回旋歌,叙事歌)的写作中,将三度音程作为主要的旋律音程,发展出一种有着独特魅力的优美、柔和、细腻的音乐语言。他们改变了经文歌冷峻刻板的面貌,为其添上了清新柔韧之姿。勃艮第的音乐风格曾经如此风靡,以至于勃艮第公国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体不再存在(1477年)后,它的影响力在欧洲依然经久不散。

勃艮第作曲家对宗教音乐的发展也体现在弥撒的配乐上。纪尧姆·迪费偏爱将三度~六度音响与八度、五度和四度一起使用,产生了许多强拍上的三和弦。迪费作于1450年之后的四声部定旋律弥撒曲,其结构方法有别于早期的尚松、经文歌和弥撒曲,新的特征显现出一种学识渊博之气,颇具古风。但无论如何,勃艮第作曲家自十五世纪中期所倾向的音乐风格已经同中世纪晚期明显区分开来,而展现出文艺复兴风格的几个重要特质:对协和音的控制,以包括六度~三度进行的协和音程为主;所有声部同等重要;各个旋律线条在节奏上一致;四声部织体;偶尔使用模仿。

纪尧姆·迪费(Guillaume Dufay, 1397~1474),约在十五世纪四十年代与勃艮第宫廷关联最为密切,也许他从未成为勃艮第公爵小教堂的正规成员,却被认作是勃艮第乐派卓越的领袖人物。除了法语尚松和福布尔东传统的经文歌,迪费偶尔也会写作技法更为古老的等节奏经文歌,供庄严的公众庆典场合(国王加冕、缔结合约、教堂祝圣和盛大婚礼)使用。其中最著名的等节奏经文歌,当属《最近的玫瑰开放》(NAWM31, Nuper rosarum flores)。这首经文歌是专为1436年佛罗伦萨圆顶大教堂落成典礼而作,在教皇尤金四世主持的教堂祝圣庆典上演唱。

圣·玛利亚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是当之无愧的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杰作。当大教堂的红色穹顶傲然浮现于托斯卡尼湛蓝的天空下,它以一种无以伦比的沉静和优雅,统领着一片同样是瓦红色屋顶的古老建筑,统领着整个佛罗伦萨城。菲利普·布鲁内莱斯基设计建造的八角穹顶,据说启发了迪费这首经文歌的构思。有人发现,这首四声部等节奏经文歌的节奏比例以及许多细节,都与布鲁内莱斯基的圆顶比例相吻合。经文歌的定旋律《此处可怕》,即献堂弥撒中的进台经,有两个固定声部相距五度唱出,两个声部的进入错开并且用不同的时值,这被人比作布鲁内莱斯基最绝妙的设计:圆顶的双穹。

这首原本更具古风的等节奏经文歌,却在教堂红色圆顶耀眼光芒的映照下,与那色彩淡雅轻盈的教堂立面一同散发出春天的气息。“最近的玫瑰”——文艺复兴之花就这样悄悄开放了——优雅和恢弘,原来可以结合得这么完美!遥想当年,就是这股清新明媚之风,势不可挡地刮走了罗曼式的沉重和哥特式的繁复,中世纪音乐长久以来神圣森严的面孔,也终于有了声色之美。它的优雅、自然和沉静,启迪了人们的审美感官。几百年过去了,它的美依然吸引着我们,感动着我们。

出处:搜狐 / 古典音乐.

栏目:音影
2019-11-10 (
微文周刊 2019年46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