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生活
健康
奇趣
音乐
光影
书画
历史
哎啊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19年48期

>>

人生 栏目

情深深,漫随小雪款款

--

“静来但观雪絮飘,漫洒天地任逍遥。六出冰花皆有意,应说人情日月皎”。

如果说,冬,是岁月深处蛰居的隐者;那么,婆娑于空灵的点点雪花,便是雪魂一缕,润泽着自然与人事的冰心,让红尘中的一抹烟火,境界层深,温婉而多情。

寒江雪钓,是直面磨难,任意浮沉的超脱。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永贞变革的失败,让矢志图新的柳宗元瞬间坠落人生的谷底。惊风乱飐,细雨斜侵,亲朋同僚,纷纷疏离,谪居天涯一隅,千山暮雪,人鸟俱远。那就一蓑缟素,独钓寒江雪吧。

一篙一橹一孤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拍一呼又一笑,一人独占一江雪。

孤拔幽远,惊艳绝伦。一把长竿,在风雪中伫立,他在垂钓着一种精神:于坎坷中坚忍,于孤寂中历练。

子陵钓台前春水悠悠,那是太妩媚了;渭水河 畔直钩守候,那是太功利了;濮水秋波里的那张冷峻的脸,那是太执着一念于逍遥了。

只有雪花写意着的寒江独钓的背影,才会永远定格在历史的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洪阔与幻化中。

听雪乡思,是安享慈母夜补衣的温馨。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拳拳之心,眷眷之情,于母子离别的冷夜,被落雪渲染得悱恻动人。一盏鹅黄,一双泪眼, 一鬓银丝,一缕长长的针线……

窗外,雪花静静地飘落,轻敲窗棂的微响,像在叮咛着母亲——夜深了,天寒了,该早点休息了!母亲好像浑然不觉,入神地缝着补着,不时用针尖挑落着灯花。

一针一线,似乎都浸染着母亲的心血,依偎在她怀抱里的棉衣,焐着母亲的体温,在针线的缝补间幸福地跃动,好像跳跃着的亮亮的灯苗。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

“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苍山隐隐,风雪萧萧。一窗温馨的微光,淡淡飘来,却在我的心底,燃起暖暖的火苗。当我浪迹天涯,如雪落一样没有方向地漂泊,是那椽茅屋里的灯光,安暖着我离落的流年。

母亲在,家就在,这样风雪的夜晚,她就会于灯火的黄晕中,为我缝补寒衣,为我倚门守望。山一程水一程,有母亲为我纳的鞋底;风一更雪一更,有母亲为我缝补的棉衣。

雪落无言,是静看绿竹变琼枝的诗意。

人间多少烟火事,一夕落雪洗无尘。琼花摇落的日子,世事的芜杂,人情的薄凉,便会随雪花一起,消融在阳光的和暖中。

捧一掬莹莹的雪水,煮一壶香香的茗茶,坐看青竹变琼枝,南墙一隅,梅花的暗香便会与雪花一起萦绕。

临窗读诗,“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便会为戍边归来物是人非的落寞生悲;“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总是有满腹春光融融的欢喜。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却惊艳于“燕山雪花大如席”的雄浑与壮丽了……

雪魂一缕,润泽我心。这个冬季,不冷。

作者:吕秀彬,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江苏作家协会会员。素心向美,以诗为文。一年来,在一些高端平台发表配乐朗诵美文百余篇。著有散文集《在水之湄》、《古镇的记忆》、《文字,飘香在清浅的流年》等。

出处:花开心灵驿站(公众号)

栏目:人生
2019-11-24 (
微文周刊 2019年48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9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