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生活
健康
奇趣
音乐
光影
书画
历史
哎啊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20年1期

>>

历史 栏目

西药是怎么传入中国的?康熙皇帝充当小白鼠,还把巧克力当药吃

西药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谓常见无比,一般遇上个什么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等小病咱们一般都会去药房买点药片或胶囊吃,既方便又省事。不过您别看现在西药大行其道,在一百多年前人们去看病治疗还得到中药铺子里买药来熬着喝,就这么短短数十年时间西药就发展成了治病的第一选择,那么今天咱们来溯本回源看看西药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最早服用西药的勇士又是谁。

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最早接触到西药的竟是满清的皇室贵族,西药的发展全靠这些个金枝玉叶的阿哥贝勒甚至皇帝身先士卒为我们充当试药小白鼠.......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您听我慢慢道来。

说到西药就不得不提清初的著名传教士汤若望,这个传教士精通天文历法,他为清朝廷负责编写的《时宪例》受到摄政王多尔衮的肯定,于是在顺治朝汤若望颇受朝廷重用,他担任钦天监监正专门负责为帝国观察天象,推演节气。

不过真正让汤若望近距离接触到皇室反而因为他的医术,据说孝庄的侄女、顺治的表妹,帝国未来的皇后患病,可朝廷的太医却束手无策,病急乱投医之下孝庄找来了汤若望这个洋和尚,在汤若望调理之下小姑娘很快病愈,为了表示感谢,孝庄认他为义父(也有说法孝庄其实是认汤若望为教父)正所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于是西洋的医术开始在宫廷扎根。

(在康熙皇帝的支持鼓励下,西药开始大规模的传入中国,他本人也是首例服用金鸡纳霜的患者)

随着康熙继位,西药真正在中国迎来了巅峰。康熙三十二年,正值壮年的皇帝感染了疟疾,疟疾是一种急性传染病,通过蚊虫叮咬来传播病原体,人在受感染后会畏寒发热、浑身颤抖,所以这病又称为“打摆子”。在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就曾经感染疟疾,要不是忠心耿耿的和尚背着他突出重围,估计老李这条命就不保了。

现在医疗科技发达,疟疾只算是小病,但在医疗条件比较差的古代疟疾可是灾难性的病症,它带来持续的高烧会侵害患者的脑干和神经系统,眼看皇帝痛苦不已,御医们想尽各种办法却无可奈何,一副副中药吃下去皇帝始终不见好,时而如坠冰窟时而如掉火坑。

(不管是近代还是古代,金鸡纳霜都被作为治疗疟疾的特效药)

正当清廷上下忙成一团时,说来也巧,四年前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遣了五位传教士来到北京,有两位传教士在得知皇帝得病后火速从广州赶往北京,他们向皇帝推荐金鸡纳霜,说您这病在我们法国都不算啥,只要一剂金鸡纳霜就没问题了!

(让御医们束手无策的疟疾竟如此轻易的就被治好,西药给康熙皇帝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这粉末真有这么灵?大臣和御医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以索额图、明珠为首的大臣们担心康熙病情恶化主张应当尽快服用,而太医们则坚决反对,有什么能强过咱们天朝上国的中药?谁知道这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给皇上服用的什么东西,皇上万金之躯,要是吃了这玩意出现不测该怎么办!但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啊,于是皇帝找了几个身患疟疾的病人来试试金鸡纳霜的药效,没想到服用后奄奄一息的病人竟迅速脱离了危险!康熙皇帝还不放心,于是索额图和明珠等四名没有感染疟疾的大臣自告奋勇为康熙试药,眼看大臣们喝下金鸡纳霜后并无大碍,早已被病痛折磨的皇帝也迫不及待的喝下了金鸡纳霜,要说金鸡纳霜的确是治疗疟疾的克星,几剂药下去康熙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宫内外一片欢腾,而立下大功的传教士们获得了优厚的赏赐,康熙还破例在皇城内赐给他们一块地作为教堂来答谢其功劳。

(西方传教士为康熙介绍天文知识,玄烨对西方的艺术、医学都极感兴趣)

有了这样的亲身经历,康熙对西药的药效不禁刮目相看,毕竟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被西药如此就轻松治好了,看来这西洋药品确有独到之妙啊—“凡病人如此迅速康复者, 实从未经见”,康熙皇帝本就是一个求知欲旺盛的皇帝,他对于西方的科技、艺术和天文等都持极为开放和包容的态度,金鸡纳霜出色的表现也为西药进入中国提供了契机,在皇帝的安排下大量懂医术的传教士被传唤听用,各种不同的西药被送入皇宫以备不时之需技术,开明的康熙还海外引进了制药的原料和器材,专门安排人在传教士的指导下学习制药技术,治疗疟疾的“神药”金鸡纳霜也被大量的生产并作为特效药赏赐给亲信大臣们。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曾经受此恩惠,康熙五十一年曹寅也得了疟疾并久治不愈,只能上疏请求皇帝赐药,康熙不但安排人快马加鞭将金鸡纳霜送往南京(“你奏得很好,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还附上了药品说明书:“专治疟疾,用二钱米酒调服。若轻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住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二服,可以出根。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需要认真,万嘱万嘱!”,只不过曹寅运气不好,在金鸡纳霜送到前就已经病重去世了。由此可见西药主要还是为为帝国的高层服务,连曹寅这样的国家重臣都没福分使用,更别说普通的平民百姓们了,但话又说回来,百姓们敢服用大鼻子外国人给的药么?估计也没胆!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最先接触西药的康熙皇帝就是个试药的小白鼠......

(除了金鸡纳霜,传教士调配的胭脂红酒也救了康熙的命)

不过十几年后西药救了这只小白鼠的性命,康熙四十七年堪称是老皇帝最伤心的一年,这年康熙兴致勃勃地带着儿子们去狩猎,然而乐极生悲,年幼的十八阿哥在旅途中感染重病生命垂危,心疼爱子的康熙不理朝政整日将他抱在怀里,终究没有挽回孩子的生命,这让老皇帝感伤不已。这事儿还没完,皇太子胤礽又爆出了“窥视康熙寝殿”的丑事(老皇帝怀疑胤礽心有不轨在监视他),暴跳如雷的康熙以“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的理由废除胤礽的太子之位,胤礽从小就被康熙他定为未来的接班人精心培养,这数十年的苦心付之东流让老皇帝悲痛欲绝。在多重打击下康熙的身体很快就垮了,老皇帝出现了易头晕、严重心悸、经常昏厥等状况,此时康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骤然生此大病让大臣们恐慌不已,生怕哪天一个不测皇帝就御驾殡天。

不过没过多久康熙的心悸状况就得到了很大改善,为啥?因为皇帝开始在传教士们的劝说下喝起葡萄酒来了!您别说这葡萄酒还真有奇效,皇帝喝了几次后疾病有了很大改善,为此康熙皇帝还高兴的颁布上谕说:“西洋上品葡萄酒乃大补之物,高年饮此,如婴童服人乳之力。谆谆泣陈,求朕进此,必然有益。朕鉴其诚,即准所奏,每日进葡萄酒几次,甚觉有益,饮膳亦加,每日竟进数次。朕体已经大安,伊等爱君之心,不可不晓谕朕意。”

(这“格尔墨斯”和“阿尔格尔墨斯”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让皇帝如此急不可耐的让人去找?)

除了日常饮用葡萄酒外,治疗心悸的西洋药品也不可缺少,为此康熙皇帝下达了口谕给两广总督赵弘灿“着寻西洋格尔墨斯,著实要紧得了。急速著台报上送来。再著西洋人写信台报上带去与广东众西洋人,有格尔墨斯,着实报上送来 ;如无,将阿尔格尔墨斯速速送来。钦此。”虽然谕旨上说的明明白白,但我估计赵弘灿看到后会大挠其头,一方面您看看皇帝这急迫的语气,又是“著实要紧得了”、又是“急速”、“速速”,语气中分明透露着不容置疑,别废话,赶紧给老子去找!另一方面皇帝口谕里拗口的“格尔墨斯”和“阿尔格而墨斯”到底是啥玩意?咱连听都没听说过啊!但皇帝命令在此,赵弘灿头大归头大,办事效率还是相当不错的,他星夜派人前去广东和澳门等地找“格尔墨斯”,在五六天后就有洋人进献“格尔墨斯子一包,锡盒;第一盒格尔墨斯药一件,磁碗贮;第二盒格尔墨斯药一件,锡小花盒二盒一件,小磁杯;格尔墨斯制成的药,第一盒样一件;又格尔墨斯子一封”,赵弘灿将其紧急送往北京。

那么这神秘的“格尔墨斯”和“阿尔格尔墨斯”究竟是什么东西让康熙如此急迫的让地方大员去寻找呢?

(胭脂虫)

有学者考证这两件东西都和胭脂虫有关,都是以胭脂虫为原料所制成的药物和药酒,其实胭脂虫这东西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陌生,因为它的用途之一就是制作口红......您没看错,说不定哪位妹子所涂的口红就是胭脂虫制成的。药材变口红这跨度实在是有点大,而且恕我能力有限,我在网上细细搜索了一番,胭脂虫用途广泛,除了制口红外还能药用或制成食品,但我愣是没找到它的功效和治疗心脏有一点点的关系,所以康熙如此迫切需要的“胭脂虫药酒”究竟能不能治疗他的心悸,这是西洋传教士们的信口胡柴还是记录有误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得知苏麻喇姑身染重病,远在边塞的康熙忧心忡忡并吩咐使用西药)

但即使如此,这一年苏麻也终因年老力衰重病在床,根据苏麻“腹内攻痛便血,不思饮食。”的情况可能是患了痢疾,这时康熙在塞外巡视,在得到阿哥们发来的信息后,皇帝亲自批复“尔等细问大夫等,若用西白噶瓜那,则朕赐祖母一种草根,用以熬鸡汤,给祖母饮。若大夫不肯,则罢。西洋大夫若用山葫芦,则向赫世亨取而用之。若十二阿哥昼夜守护。朕到达之前,想是无妨。令墨尔根绰尔济诵。惟恐以祖母病势重大,尔等送之去养病所,著即留其住所,若已送之去,必接之回。”

(八阿哥胤禩染病时康熙皇帝根据其症状颁布上谕,让他服用特效药金鸡纳霜)

当康熙的孩子们染病时皇帝也会建议使用西药进行诊治,比如康熙四十五年时胤禩感染重病“寒热似疟”、“身隐红疹、四肢抽搐”、“午后虚烦咳嗽,神气恍惚。”按照御医李德聪的说法“八阿哥病势又加重,以致病笃”、“其症甚重”,严重到差点病死,于是大夫们采取的办法是“议用德里亚噶解毒化疹,兼西瓜津,清其烦热。谨此启用。”康熙皇帝了解状况之后马上批复“八贝勒病有寒热,想是疟疾。若是疟疾,用金吉那必效。钦此。”

这一段中的“金吉那”即治好康熙的金鸡纳霜,那所谓的“德里亚噶”是什么呢?这是从西洋传过来的一种消毒药,据说是用剧毒的蛇肉制作而成,这玩意的用途广泛,既能杀毒又能止痛,管你是被什么蛇虫鼠蚁咬了或者是感冒疟疾腹泻不止,甚至连妇女痛经肚子疼都能治疗!反正满清皇室把它当万能药使了。都统索奈得了腹泻,康熙皇帝就询问“已命服德里亚噶乎?”康熙四十四年保寿阿哥“脾胃虚弱呕吐,胸胁腹痛之症,头迷身软”,派去的御医们就先让他服用了德里亚噶,而后又“议用如勒白白尔拉都兼和胃理脾汤调治。”,可见经过了这么多年,康熙皇帝也成了治病诊疗的老司机,用起西药来一套一套的。

(您可曾知道,康熙皇帝与巧克力还有一段缘分!不过老皇帝对这款风靡后世的零食并不感兴趣)

最后跟您说个彩蛋,康熙皇帝不但和西药有着密切的联系,其实他还和巧克力还有一段缘分! 您没想到吧,早在几百年前,康熙皇帝就已经品尝到了巧克力的滋味,不过清代人们没把巧克力当零食,而是把它当成了药品......

(这时候的巧克力还只能泡水喝,味道也是甜中带苦,和我们食用的形状相差甚大)

康熙四十五年皇帝下了一道谕旨给内务府员外郎兼武英殿总监造赫世亨“着赫世亨至多罗处,倘若多罗带有德里亚噶,可以求取,若少则勿取,可捎信到广东后寻得,寄来亦可,若有绰克拉亦求取。” 德里亚噶咱们已经很熟悉了,而上文提到的“绰克拉”其实就是巧克力。

皇帝安排赫世亨不敢怠慢,连忙派人与多罗联系沟通(多罗是教皇派来的使节),于是多罗赠给了大清皇帝一百五十块巧克力——“铎罗送与绰克拉有一百五十块。据铎罗言称,已留有够用之德里亚噶,而绰克拉仅有一百五十块,眼下无甚可用之处,且从吕宋地方不久又要送来绰克拉,一俟送来,即可多送与尔。”德里亚噶我这里储备充足,不过这绰克拉数量不多,您将就着先凑合吃吧!

但怎么吃呢?赫世亨犯了难,于是他又跑去请教西洋传教士,老外告诉他把这玩意放在煮开糖水里泡着喝。(此时的巧克力还需要泡着吃,和后世的固态形状有比较大的区别)而且这味道甜中带苦,于是赫世亨一五一十的向康熙汇报。

不过赫世亨没想到的是康熙皇帝对他的回答却极不满意,为啥?——“知道了。鲍仲义言味甘苦而性温,但未言益于何种身体、治何种病,甚为欠妥。着再问。” 你这扯了大半天绰克拉到底有什么用都不知道,那我喝它干啥?

可见不管是康熙还是赫世亨都把巧克力当成了治病救人的药品,将药品不说疗效和皇帝提味道,这也就难免让康熙不爽了,于是赫世亨又屁颠屁颠的咨询了传教士后再次上奏说绰克拉这玩意不是药品,和咱们喝的茶差不多,这玩意“助胃消食,大有裨益”,能够治“胃虚、腹有寒气和泻肚”。

话说我咋不知道巧克力还有这功效,看来以后又多了一个能吃巧克力的借口了!不过康熙知道后却大失所望,我们不知道老皇帝有没有品尝这浓香的热可可,不过就像咱们父母这一辈很难接受咖啡把它当成中药,估计康熙对这“绰克拉”的味道也不怎么感冒,毕竟我中华地大物博,自家的好茶都喝不过来怎么还可能去喝这味道古怪的绰克拉?知道绰克拉不是药品后康熙对它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冷淡的回复了一句“知道了”便没下文了。

就这样后世风靡的巧克力就此在中国大地上销声匿迹,等到它的下一次出现就已经是两百年以后的事情了。

作者:雨目木

出处:搜狐 / 史事拾遺

栏目:历史
2020-01-05 (
微文周刊 2020年1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