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20年14期

>>

人生 栏目

大地清明 | 清明思

清明,一个因思念而生的时节,守候着千百年的风霜,执着而缠绵。一个人的清明是怀念,一代又一代人的清明是一个共同的温暖的故事。

不知是因为相思而祭奠,还是因为祭奠而相思。中国人的寻根情绪悠远而绵长。像是落花对泥土的追寻,又像是落叶对树根的追随。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只有周而复始的开始和结束。每逢祭祖,炮竹一响,墓碑前聚集的是一家大小风尘仆仆的脚步,人头攒动的是亲人们久别重逢的喜悦。这一刻,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自己曾尝过的辛酸苦辣,归家的游子不会再记得游荡在异乡时对故土辗转难眠的思念。也没有人会记得自己是谁,所有的印记都刻在墓碑密密麻麻的名字上。

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似乎定格了无雨不成清明的特性。多年来的扫墓记忆似乎总是离不开雨,细细的,密密的,交织成一张暗淡的、惆怅的网。雨飘浮在稠密的空气里,浸透了墓上的草、树枝、土,也浸透了扫墓人的忧伤、思念。令人意外的是今年扫墓却有着暖暖的太阳,扑鼻的花香,暖暖的春风。人也多,热闹。有的忙着清除杂草,有的忙着拨弄烛火、纸钱,有的忙着挑土修整。撒腿满地跑的孩子们,还不知愁思,围着红红的烛火,欢快地烧着纸钱,炮竹一响,捂着耳朵飞快地散开。炮竹一停,又雀跃地来回跑着,手里或是攥着花朵,或是攥着红红绿绿的糖果、米花。那种闹哄哄的快乐竟让人有种过年喜庆的错觉。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小脸蛋,骨碌碌转个不停的眼珠子,听着那咿咿呀呀的叫唤声,恍惚间我似乎有些明白墓碑上那些密密麻麻名字的意义,那里刻着的不仅是我们对先祖的纪念,那里更是延续着祖祖辈辈永世不断的希望。我们的父母看着他们的父母老去,而今,我们又看着我们的父母老去,多年以后,我们的孩子又将看着我们老去。生命的老去是无可违背的自然规律,可是,世代永存的精神、希望却能嵌入那些高矮不一、新旧迥异的墓碑里。生命之于生死,就像是清明之于墓碑,有始末,却没有终点。

多年以前,墓碑前的我也是那个只知道跑着、笑着、吃着、喊着的孩童,纯粹的无知,纯粹的欢快。而今,我终于体会到了当年父母看着我时的些许感慨,有欣慰,有感伤,有忧思,有释怀,简单而复杂,复杂而简单。一边是对已逝亲人的追思,一边是自己尝尽生活艰辛的冷暖自知,一边是对儿女的寄望、倚想。乐中有苦,苦中有乐。有时觉得,人这一生,辛劳无趣。少年轻狂不知愁滋味,却强赋新词说新愁,成年时尝尽人间百味后,却不敢再轻言愁苦。待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时力不从心的无奈,纵使当年曾有多少豪情壮志,老迈时面对生离死别,都是一样的无能为力。而今,一家老小聚集祭祖,生者或死者,都能在墓碑上追溯一二,生命是短暂的,可刻下的名字却是永久的,世代相承的缅怀是不朽的。为了奔赴一场场周而复始的圆满、怀念,人生纵使再苦,又何妨?

清明,一年一祭。人群散去后的墓碑,陪伴它的又是一年四季的草荣草枯,孤独而寂寞。就像人生,因为分离而相聚,又为了相聚而分离。

【作者简介】唐嫦,女,笔名乌久,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在《邵阳日报》《当代商报》和“红袖添香”等报刊、文学网站发表文学作品60余篇。著有散文集《尘埃里的花》。系洞口电信职员。

出处:搜狐 / 雪峰文艺

栏目:人生
2020-03-29 (
微文周刊 2020年14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