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20年30期

>>

人生 栏目

独宠初恋77年!这个中国最“骚”画家,用一封手书讣告感动5000万网友:这才是最美的爱情!

“我见过的世界太有趣,

尤其是跟我太太相关的故事。”

我们已相爱十万年0

5月8日,

黄永玉郑重、深情地发了一封讣告,

“梅溪于今晨六时三十三分逝世…”

篇幅不长,

也谈不上辞藻华丽,

但在那端正、温柔的墨字里,

还是泄露了那一份77年的深情。

毕竟,

老人的字,

素来是这样的。

01 0

黄永玉可能也没想到,

18岁敢怼弘一法师“管你是谁”的自己,

在19岁初见梅溪的这一天会这么怂。

憋了许久,

他才结结巴巴说了句,

“我有一百斤粮票,你要吗?”

其实,倒也怪不得少年心慌,

只是21岁的梅溪实在生得太漂亮。

“她头发扎成一个马尾,

穿着一条杏黄色的布吉拉,

拉一个酒红色的手风琴,

跟着旋律摇来摆去,

谁见过这种场景,

跟外国电影似的”,

19岁的黄永玉更是招架不住。

差不多对她一见钟情,

为了夺得梅溪的芳心,

他跑到福州仓前山百货店,

买了一把法国小号。

“老远看到她我便吹号,

像是欢迎她似的,

看见她慢慢走来 。 ”

结局就像所有的爱情故事,

浪漫文艺的富家小姐,

拒绝了帅气高调的贵族公子,

梅溪选择了这个刻木刻的流浪小伙。

黄永玉:“如果有一个人爱你,你怎么办?”

梅溪:“那要看是谁了。”

黄永玉:“那个人是我呢?”

梅溪:“好。”

02 0

两人确定关系不久,

消息就传到了梅溪家,

一家人炸了,这像什么话,

将门之女哪有配穷小子的理。

他们让两人断了往来,

恐吓说,你俩要在一起,

未来日子就是在街上讨饭吃,

一个吹号,一个唱歌。

不出所料,

梅溪被带回了家,

黄永玉后来选择离开,

毕竟梅溪家人的考量不无道理,

爱情也有茶米油盐。

黄永玉失魂落魄地回了赣西,

以为再也见不到梅溪了,

没想到没多久,

就得到消息说:她跑了。

梅溪变卖了自己的首饰,

骗她父亲说出门看场戏,

转身就坐上一辆运货车,

跑到了赣州。

这把黄永玉高兴坏了,

连夜借了辆自行车,

踩了60公里,

准备去赣州接她。

差不多还剩10公里,

实在不好赶路了,

他找了家鸡毛店住了下来,

晚上有点冷,就拿鸡毛当被子。

第二天,

梅溪终于见到了黄永玉,

只见他顶着一身鸡毛,

呆呆站在她面前,

狼狈极了,

好笑极了,

却着实让她心动不已。

两人遂在小旅馆里举行了婚礼,

定下了千世承诺。

03 0

后来的时光是欢喜的,

1953年,黄永玉决定去央美版画专业任教,

便带着梅溪和儿子从香港回了北京,

住进了美术馆大杂院。

他们养了一群动物,

狗、猫、猫头鹰、猴子...

把全院的小孩子都引了过来。

黄永玉成了孩子王,

身后总跟着一群小不点,

他倒也是乐得自在,

毕竟论孩子心性,

也没几人能比得过他。

黄永玉出去浪,

梅溪就在家做饭等他。

一个静若处子,

一个动如脱兔,

真是天生的一对。

后来,李可染的儿子李小可也回忆说,“黄叔叔家的猪肘子炖白菜是真好吃,是清炖,肘子完整,白菜是整颗的,竖着用刀切成四长条...

我常常趴在窗外,隔着玻璃,看着煤火上咕噜咕噜冒热气的砂锅,和锅内白色的浓汤、软软的肘子,直流口水”。

04 0

为黄永玉离家出走,

跟着他东走西奔,

最后默默陪在他身旁,

梅溪的爱,虽然不说但确是深沉。

黄永玉就完全不一样。

当时,黄永玉的野、倔、骚是出了名的,

那年,他和吴冠中哥几个去重庆写生,

听人说:“北京现在在批黑画,

有人画了个猫头鹰,

结果出大事了”。

黄永玉不以为然:

“唉!画一张猫头鹰算什么呢?

我不是也常常画猫头鹰的嘛!”

他是没想到的是,

被批的这个人,

正是他自己。

后来,他被关进了“牛棚”,

44岁生日那天,

他被两个人,

拿皮带抽。

黄永玉看起来是没什么反应,

倒是两个打人的人累了,

黄永玉起身,走了,

“一共是224下。”

“他们说只要我求饶,就不再打下去,我心里说‘喊一声疼,讨一声饶,老子就是狗娘养’!”

黄永玉血肉模糊地回了家,

心疼得梅溪直掉眼泪。

刚刚还 又刚又倔黄永玉,

瞬间就软了,

他赶紧吻去了梅溪的眼泪,

还写了首情诗《老婆呀!不要哭》,

“我吻你,吻你稚弱的但满是裂痕的手,吻你静穆而勇敢的心,吻你的永远的美丽。”

所以说,黄永玉这辈子,

狂妄是真的、不羁是真的,

对梅溪那独一份的温柔也是真的。

就算生在苦难,

他还可以为梅溪,

画一窗户的鲜花。

05 0

总算熬跑了苦难,

可人也熬老了,

但对梅溪这份情,

“是要持续十万年的。”

当年追梅溪时的那把小号用不了,

黄永玉又去了九龙,

花了近万元,

买了一把一样的。

“只是现在嘴不行了,年纪也大了,牙齿都是假的,要吹首完整曲子可得花上一阵了”,黄永玉笑眯眯地说。

为了载梅溪出去兜风,

60多岁,他又跑去考了驾照,

奔驰、宝马、法拉利、

保时捷、玛莎拉蒂…

前前后后买了十几辆。

梅溪喜欢养动物,

他立马到通州,

盖了座大房子,

养了十几条狗,

马、熊、鹿...

梅溪想养什么,

他就帮她弄来。

但是最动人的还是,

黄永玉这个怼天怼地的人,

真真的对梅溪说了一辈子情话。

他说,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

他说,我们已经相爱十万年,

他说,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他说:“哎呀,

我见过的世界太有趣,

尤其是跟我太太相关的故事,

要是写不完,

太可惜。”

06 0

眼瞧着年纪变大,

黄永玉开始煞有介事地跟梅溪,

讨论自己身后事。

她先说,

“哎,老婆,

我在死前开追悼会怎么样,

到时候我找个地躺着,

看看大家怎么说我”。

隔两天,

他又换了种方案,

“不如把我骨灰倒马桶里吧,

我寻思着把我骨灰分成小小包,

送给追悼会上的客人,

带回去种花,

也很好玩”。

“不如你拿过来包饺子算了,

不行不行,还是把我送火葬场吧,

骨灰不要了,

拿去肥田”。

“如果要立墓碑的话,

就刻上‘爱、怜悯、感恩’几个字,

但是不用来看我,

省点机票钱。”

谁料,

盘算来盘算去,

最后先走的不是他,

是他心心念念的梅溪。

只见他收起了自己的顽皮,

规规矩矩、工工整整地,

写下了那段话。

尊敬的朋友:梅溪于今晨六时三十三分逝世于香港港怡医院,享年九十八岁。多年的交情,因眼前的出行限制,请原谅我们用这种方式告诉您。

---黄永玉

看起来云淡风轻,

但其中的情究竟有多重,

或许只有黄永玉自己知道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  ID:efifan

出处:搜狐/晓谕文艺

栏目:人生
2020-07-19 (
微文周刊 2020年30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