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20年30期

>>

音影 栏目

汨罗江的歌谣 | 屈原:以沧浪之水,濯坚毅魂魄

文 | 莫敏妮

洞庭湖东汨罗水,一人独洒一江愁。

坚硬山水,人文与历史在其险峰与激流中盘旋两千多年。汨罗江上的传说,古老的民歌,爱国与忠勇,都化作两千多年来瑰丽的中华文化。

当战国的新乐逐渐代替旧礼乐成为时代好声音时,人们纵情歌唱起自己的情感,无拘无束。《楚辞》以神奇的想象、瑰丽的辞藻成为浪漫主义的开端,和《诗经》一起各主文学风骚半壁江山。从楚国山川走来一群诗人,就是他们领起了文人独自赋诗的浪潮。香草,美人……楚辞开辟了一个纯美的世界,成为后世文人诗意栖居之所。我们相信,屈原是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很多时候是被辜负的好对象,皆因开始期望得太好,最后愿望达不成,心事成灰。三闾大夫最终流落荒野,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他的命运不仅影响文学史,还触及思想政治、哲学道德等形而上问题。

东晋王嘉编写的《拾遗记》这样评论:“屈原以忠见斥,隐于沅湘,披蓁茹草,混同禽兽,不交世务,采柏实以全桂膏,用养心神;被王逼逐,乃赴清泠之水。楚人思慕,谓之水仙。其神游于天河,精灵时降湘浦。楚人为之立祠,汉末犹在。” 《拾遗记》这本书文辞之优美, 描述之详尽, 无出其右。 古代中国的巫、道、仙和科学不分家,这些书籍就是古代科学的启蒙。及至清代王夫之《船山遗书》,曾国藩为他的同乡此书作序:“荒山敝榻,终岁孜孜,其名寂寂,其学亦竞不显于世。”对王夫之极为动情。船山评论屈原亦绝妙:“去国已遥,山河间之,伫立含愁,安能忘邪![汨征]述屈子始迁于江南,览河山之异而兴悲,忧菀积中,更无从而明言所怨。 深于怨者,言自穷也。”我惟有用岳麓书院门前的那幅对联去理解: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湘楚多奇才。

屈原的文学才华极具创新,从句式上的突破、章法上的革新以及体制上的扩展,放纵自己的才情,情之所至,笔之所到,赋予诗歌自由奔泻的气概,开启骚体诗。这种诗体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经之后、赋之先,天地间忽出此一种文字。”《离骚》为楚辞的源头,“结幽兰而延伫”、“折琼枝以继佩”等无数美与哀婉的诗句尽数披于此书中。云诡波谲的《九歌.湘夫人》则以“目渺渺兮愁予”迤逦笔调渲染湘夫人神秘唯美的形象。最令人泪目的是《九歌.国殇》“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鼓舞着千秋万代的子子孙孙为祖国忠勇前进。《渔父》仅仅两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却看出屈原对高洁品性有一种极致的自律。如今,我们可以从苏州园林中重温往日情怀,那宋代风格的苏州沧浪亭,因宋代著名诗人苏舜钦感此句而题名“沧浪亭”。

历史,被掩藏在风俗的背后。有人说屈原爱慕他的君王,有人说屈原与楚怀王的宠妃郑袖暧昧,遭君王流放……最终,楚国“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于秦,为天下笑。”而战国末期的屈原,无法以一己之力逆时代潮流。他那惊天动地的一跳,溅起的浪花两千多年仍不绝闪烁。我们暂且不从传统忠心爱国方面探讨他的投江行为,因为那是节操做到极致的结果。我们从人与人的情感方面去看,又如何?《诗经·国风·卫风.氓》写到:“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说的是男人陷入爱情陷阱,还可以逃脱出来;女人要是陷入爱情里,却无法逃脱。作为男人的屈原,他为何经不住感情的风浪?经验告诉我们,追求幸福乃是人类活动的唯一动力。人类的心灵和欲望却在不知不觉的变换中变更了他们的本性。也就是说,为什么时间一久我们的需要和我们感兴趣的对象都有了改变。在人类各种强烈的欲望中,相互吸引的情欲,是最炽热也是最激烈的。这种可怕的情欲能使人不顾一切危险,当它达到疯狂程度的时候,足以走向毁灭。死亡意味着什么,我们中国人对此非常忌讳,一句“未知生,焉知死”便点到即止地停止了探讨宿命问题。在哲学领域,关于自杀所涉及的道德和理性存在很大的争论。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向死而生,这是不容置疑的。

半夏生,木槿荣。写屈原,心绪乱,随手翻书消遣,看看《战国策》又沉重,到处是游说,到处是战争逐鹿。那一个个聪明美丽、有血有肉的人儿,到头来下场没一个好,心里凉了半截。有时看多了,徒然生出自己是个傻瓜的感觉,是不是对于战国的人来说,不懂得算计,就没资格活下去。这个世界,人心总是难测。放到如今,太费劲太令人心碎的人与事,还不如远离,好比止损。幸亏有这些古典书籍与音乐,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愁思的夜晚。春秋无义战,莫做宋襄公。战国风云之列国,逐鹿乱世。对春秋战国,我们脑海一闪而过的是谦谦四公子:魏国的信陵君无忌最贤,赵国的平原君赵胜最稚,还有楚国的春申君黄歇,齐国的孟尝君田文,又有什么各自的品性?战国公子都以养“士”为荣,礼贤下士,广结宾客。看那,春申君黄歇的门客鞋上都缀满珍珠 ,够奢侈的。但终究还是公子之首的魏无忌最有气质,他君子如玉,冷漠地从金碧辉煌的大厅中穿过,便如拂过桃花林的风 。战国时代的人,似乎信仰就是生命,他们为了某种理想而不惜流血牺牲。战国四大死士的故事让人哀叹:豫让为了主子智伯,不惜漆身吞炭刺杀赵襄子,士为知己者死;专诸是神勇之人,为了公子光刺杀吴王僚;要离为了吴王阖闾刺杀庆忌;聂政为了严仲子刺杀韩相侠累。历史背景之中的屈原,后世必定还会有无穷无尽的探寻。

如果一个人喜欢历史、哲学、文学和艺术,内心就会变得强大。因为历史赋予时间上的永恒,哲学讲求范围的无限,文学和艺术崇尚超越。有了这些,人更能获得圆满智慧。

上天想让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

你在现实中居于何种位置?

请细细思量。

文学之风吹拂在那个无数战乱却又美学沉淀的时期,使得战国《楚辞》有最妩媚的姿势。那一片香草,美人,看不到尽头的洞庭细波。烟水本寻常事,荒野一形枯人,菰蒲深处,浓情,绝望,那惊天一投,激起后世长长久久地吟诵楚辞的美丽。后人谁说的, 人间梦影轻于絮,湖上春云重似山

出处:搜狐/古典音乐.

栏目:音影
2020-07-19 (
微文周刊 2020年30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