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20年38期

>>

音影 栏目

天才摄影师突然消失十年,但带回的作品,却让世人为之惊叹

动物在哪儿,我就去哪儿,他们给我灵感,给我愉悦,唤起我对奇迹的仰。” ——Gregory Colbert

2002年4月7日,

威尼斯双年展。

13000平方米的展厅,

全部用来展览同一个人的作品。

这是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个人作品展。

这些作品的作者,

正是消失十年的王牌摄影师

—— 格雷戈里·考伯特

少年格雷戈里,有一对很大的招风耳,常被人叫做大象。妈妈担心他心理受创伤,带他去医院做耳朵整形手术。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他总觉得自己跟大象,有种扯不断的联系。

长大后的格雷戈里,很自然成了一名动物纪录片摄影师。他希望用他的镜头,探索人与动物之间那种神秘的联系。

他的作品极富才情,在巴黎大卖,还有很多收藏家高价收购。他却在如日中天时,突然“失踪”了。

十年里,没和任何画廊签约,没开过一次作品展,不接受任何采访。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人们渐渐忘记了这个,喜欢跟的动物“厮混”的男人。

直到十年后,42岁的格雷戈里华丽归来,用一场美妙绝伦的展览,惊艳了世人。130张未经处理的,大型原始图片,没有任何名字,却直击灵魂深处。

十年,27次长途旅行。踏遍地球上每一块大陆,和当地原住民一起,跟29种动物亲密“合作”。

他曾租下远洋轮船,花30个月时间,游荡在汤加、多米尼加,和亚速尔群岛海域,只为追踪迁徙中的鲸群。

他曾在浩瀚的太平洋,跟55吨重的抹香鲸同游,和着鲸群的节奏扭动弯曲,还不带氧气瓶。

加勒比群岛外的海面上,一头抹香鲸差点吃了他:“那家伙想咬住我的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我是一顿不错的午餐。”

还有一只缅甸象,用象牙尖将他挑到湖里。而这头大象在之前,已经杀了两个人。

“如果什么意外发生让我丢了性命,那不是个悲剧。因为我在做我热爱的事,睡觉前想到,明天还会做自己爱的事,那是一种恩赐。”

格雷戈里的镜头下:大象会认真听孩子诵读,猴子深情地注视着女子,老鹰飞过寺庙柱廊与人共舞。人与动物之间,没有对立和冲突,没有恐惧和危险,有的只是生命之间的爱和信赖。

动物从来不会主动伤害人。在一些原始部落,动物能与人和平共处。只是人类自己所谓的文明,拔高了自己,割裂了我们与它们的关系。

2005年,格雷戈里把13年的拍摄制作成了电影《尘与雪》:没有一句对白,却美得令人窒息。为了让更多人感知自然的神圣,格雷戈里还以游牧美术馆的形式,把《尘与雪》带到全世界。

他利用十年的时间拍了29种动物,44岁这年,格雷戈里又将拿起相机,再次上路,继续捕捉人类于动物之间的关系。

有人质疑这些图片的真实性,格雷戈里只是淡淡回应:世界存在了几十亿年,而人类只是初来乍到。


 

出处:搜狐/国际艺术大观

栏目:音影
2020-09-13 (
微文周刊 2020年38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V6.0
Copyright ©
2014-2020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