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生活
健康
奇趣
音乐
光影
书画
历史
哎啊
 
24小时版
往期周刊
推荐阅读

微文周刊·2019年13期

>>

历史 栏目

一个外国战俘,不但受到朱棣重用还被封为“明朝火器之神”

神机营,是明朝禁卫军三大营之一,是世界上最早装备热火器的特殊部队。这些明军精锐早期使用的管型兵器,却与一个战俘有关。他的经历颇为传奇,从官二代到皇二代,从战败被俘到督造军火。尽管命运多舛,但他对热兵器的钟爱,改变了明军的装备面貌,被后人尊为“明朝火器之神”

五代后梁时期,一个来自浙江的小伙胡兴逸,在越南当上了演州刺史。他的子孙从此登上越南的政治舞台。后代胡廉成为宣慰黎训的义子,改姓为黎。十四世纪,黎家重要成员黎季犛(读máo),因表现出色,以外戚身份成为越南陈朝的权臣。1374后,黎元澄出生这个权贵之家。

作为长子,黎元澄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1394年,他被任命为上林寺判寺事,五年后,升任司徒。正当这个官二代仕途上顺风顺水之际,他的父亲黎季犛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密谋篡位。1400年,黎季犛夺取权力,改国号为大虞,同时,宣布恢复自己的胡姓。胡元澄一转眼,从官二代变成了皇二代。

图1 陈朝 (越南历史朝代)

身为长子,胡元澄原本具有优先继位权。然而胡季犛却不这么想。坐上皇位不久,他打算把皇位传给了幼子胡汉苍。这么做不仅胡元澄觉得尴尬,胡季犛也认为棘手。于是,他以借砚为由头,试探胡元澄。他说:“此一卷奇石,有时为云为雨,以润生民。”胡元澄也不是白给的,他指着屋内一株松树盆景,说:“这三寸小松,他日作栋作梁,以扶社稷。” 胡季犛这才明白胡元澄并无不满,因此放心地把皇位传给了胡汉苍。为了调合两个儿子之间的关系,胡季犛告诫他们:“天也覆,地也载,兄弟二人如何不相爱?呜呼哀哉兮歌慷慨!”

胡季犛对内弥合家庭内部矛盾,对外杀戮陈朝宗室。对待宗主国明朝,胡季犛隐瞒真相,篡改事实,引起明成祖朱棣的不满。在明军护送陈朝宗室回越途中,胡季犛派遣胡元澄在支棱关趁明军不备,伏击得手。

1406年,朱棣命张辅等人率军入越击胡。胡家班极力抵抗,换来的却是piapia打脸,一来双方实力悬殊,二来越南军民对胡季犛心存不满,明军很快粉碎了胡氏的挣扎。1407年,越南胡朝灭亡,胡季犛、胡元澄、胡汉苍等骨干成员被生擒,押回南京。

图2 朱棣(1360-1424),即明成祖

身为“战犯”的胡元澄,本该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然而他在牢房里读书写字,处变不惊,与其他人相比,平添了几分淡定。不久,朱棣宣布了这些战犯的判决结果,出人意料的是皇帝不但没有追究胡元澄的罪责,反而网开一面,包吃包住,命他“督造兵使局铳箭、火药”。

原来,明军在与越军交战时,对方的火器特别厉害,己方损失了不少士兵。朱棣敏锐地意识到这种火器的军事价值,经过仔细调查,发现越军装备的火器大都由胡元澄研发。这位王子对皇位不感兴趣,整天琢磨热火器。正因如此,朱棣赦免了胡元澄的罪责。对他加以重用。

重获自由的胡元澄全身心地投入研发,对原来的火器进行改良完善,先后推出了“神威烈火夜叉铳”、“单飞神火箭”等新型火器。

神威烈火夜叉铳是一种单管火器,用硬木车成小于铳管口径的薄片,钉上箭镞,涂上虎毒,裹上神火,“人马则钉入骨,遇辎重则焚粮草,遇船则烧蓬帆。镞上三棱倒钩,遇物钉入,摇拔不出,器虽同常制而厉害百倍。”在嘉靖年间,火铳改为发射铅弹。

单飞神火箭是在火铳药室装填火药,铳膛内装上各式毒箭。火药点燃后,毒箭飞出,威力大,射程远。

图3 明朝军队

胡元澄出仕明朝之后,永乐火铳与之前的洪武、建文火铳相比,增加了一个木马子。这是放置在药室和铳膛之间的木制附件,目的是为了药室中在相对密闭的火药,能够充分燃烧,积蓄足够动能,增加弹丸射程,这与现代子弹发射原理惊人的相似。胡元澄的神操作,是明军又一个重大收获。

有了这些新式装备的加入,朱棣欣喜异常。永乐八年(1410年),朱棣开办新军,将这批火器交付士兵练习,这就是世界上首支成建制火器部队“神机营”。随着热火器的服役,改变明军装备的面貌,提升了军队的战斗力。

图4 三眼铳 明朝的铳兵

图5 神机营为保证长时间持续射击,通常使用“三段击”战术

不久,神机营跟随朱棣远征漠北。面对蒙古骑兵来去如风的作战特点,朱棣提出了以快制快的战法,先由神机营进行火力打击,对手受创之后,骑兵随后出击,扫荡战场。神机营发射火铳,需要三个人共同协作。第一个人负责瞄准射击,第二个人中转枪械,第三个人装填弹药。三个人分工协作,动作熟练,始终保持战场弹丸的密度,给冷兵器时代的骑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神机营的火铳真正接受考验,是“土木堡之变”后的北京保卫战。正统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亲征瓦剌失利,明军精锐尽失,自己也身陷敌阵。瓦剌裹胁被俘的朱祁镇一路南下,直达北京城下耀武扬威。在名臣于谦的指挥下,神机营的火铳给予瓦剌沉重的打击。蒙古骑兵不但没赚到便宜,反而损兵折将。可以说,胡元澄发明的火器,改变了明军的作战模式,也捍卫了明朝的国家尊严。

图6 神机营的 神器谱

胡元澄将自己的兵器制造技艺,传授给儿子胡叔林,父子两代在南京兵使局督造的兵器长达六十年。他们研发的火器,是神机营的早期制式装备,令中国古代火器的面貌焕然一新。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七月,身为工部尚书的胡元澄病逝,明英宗钦赐祭葬北京城西。其子胡叔林官至工部右侍郎,其孙胡世荣在明世宗时期,初任中书舍人,后为山东盐道同知,其后代一直在中国生生不息。

在明朝后来的兵器祭礼中,胡元澄分得飨食,深受明军士卒的爱戴。胡元澄的前半生荣华富贵,后半生励志报国。他出现后,永乐年间火铳的装备率提高到10%,火器的质量也不断改善。在明军火器装备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胡元澄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文:计白当黑

参考文献:《明史》

出处:搜狐 / 历史大学堂

栏目:历史
2019-03-25 (
微文周刊 2019年13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9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