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往期周刊
封面文章
经典微文
微文24小时
微信24小时
经典电影典藏

微文周刊·2021年18期

>>

历史 栏目

同为前苏联成员国,乌克兰为什么弃俄投美

“90后”的乌克兰正值而立之年。自2013年以来,乌克兰国内的亲俄派和亲美派明争暗斗,互不相让。随着事态愈发不可控制,酿成波及国家安全的危机。面对昔日感情深厚的伙伴,乌克兰执意弃俄投美。这番操作的背后,有着深层次的矛盾冲突。

地缘政治起风波

“墨菲定律”表明最怕出事,往往就会出事,乌克兰不幸成了这条定律的受害者。该国总面积60.37万平方公里,是欧洲领土的第二大国。前苏联解体时,乌克兰不但综合实力仅次于俄罗斯,还拥有黑海出海口。当时,该国的人均GDP是我国的5倍。

在乌克兰,2/3的国土覆盖着性状好、肥力足的黑土地,占全球黑土地面积的30%。凭借天时地利,乌克兰被誉为“欧洲粮仓”。同时,当地还有煤、铁、锰、镍等80多种可开采富矿,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

上图_ 苏联解体后

乌克兰地处东欧,东挽俄罗斯,西揽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等欧洲国家,南濒黑海,北枕白俄罗斯,处于欧洲和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交叉点。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坦言:“乌克兰是欧洲地缘政治的中心。”美国战略学家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中也指出,乌克兰是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冷战结束后,欧美国家和俄罗斯互不信任。随着北约东扩和“颜色革命”的加剧,乌克兰有可能变成“遏俄弱俄”的高加索前哨。为此,俄罗斯不得不反制乌克兰。2014年3月,赫鲁晓夫时期送给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以公投形式加入俄罗斯。2018年,刻赤大桥投入使用,俄罗斯收回“飞地”克里米亚已是不争的现实。

俄罗斯的发难,引起乌克兰的强烈不满。在地缘政治的对抗中,俄罗斯占得克里米亚,取得了先机,乌克兰尽管声色俱厉,但外强中干,不得不呼吁欧美国家的支持。

上图_ 克里米亚半岛

民族矛盾难弥合

乌克兰的民族摩擦同样棘手。该国共有130个民族,其中乌克兰族占总人口的77.8%,俄罗斯族占总人口的17.3%。从分布上看,乌克兰族有13个人口稠密区,有9个位于乌克兰中西部地区,俄罗斯族主要集中于首都基辅和东南部地区。

事实上,乌克兰族和俄罗斯族同属欧罗巴人种。前者在9世纪至建立了基辅罗斯,帝国版图一度扩至西南、西北和东北罗斯,俄罗斯族正是起源于这个时期。脱胎于乌克兰的俄罗斯,将其视为“俄罗斯之母”。13世纪,蒙古铁骑占据了乌克兰。此后,当地先后被波兰-立陶宛、沙俄等外部势力统治。直到1991年,乌克兰方才重获自由。

南北走向的第聂伯河,将乌克兰分成东西两部分。乌东部为工业区,是该国的经济支柱之一。该地曾并入俄罗斯,当地人说俄语,信奉东正教。乌西部是传统农业区,历史上先后被波兰和奥匈帝国统治,居民说乌克兰语,信奉天主教。

上图_ 第聂伯河水电站1939年建成,位于乌克兰第聂伯河下游

在乌克兰国内,使用乌克兰语的人数占总人口的67.5%,使用俄语的人数占总人口的29.6%,两种语言的覆盖率高达97.1%。然而,前苏联时期,俄语是当地的官方语言。乌克兰独立后,又将乌克兰语定为国语。社会分工、宗教、语言上的差异,无形中加大了俄乌两大民族之间的裂痕。

2013年11月,乌克兰亲俄派中止了和欧盟签署的政治和自由贸易协定,意欲加强与俄罗斯的联系。乌克兰反对派持续组织抗议示威活动,导致亚努科维奇总统下台。2014年2月,乌克兰反对派组成新政府。

上图_ 维克托·亚努科维奇,曾任乌克兰总统、总理

令新政府始料不及的是,俄罗斯族聚集的乌克兰东南部相继表态“挺俄”。4月,哈尔科夫州和敖德萨州亲政府势力和亲俄势力爆发冲突。紧接着,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宣布“独立”。2015年1月,乌克兰政府军和东部亲俄武装发生激战。这场由战略决策引起的政治危机,朝着内战的深渊越陷越深。

这场危机不仅导致破坏了乌克兰的稳定局面,还造成乌克兰失去了克里米亚半岛。乌克兰新政府大造舆论,把俄罗斯描绘成侵略者,而且大打悲情牌,寻求欧美国家给予支持,加快加入北约进程,还要求欧美国家强化对俄制裁。乌克兰叫板俄罗斯,显然不在一个数量级,唯有拉欧美国家入伙,才能扭转不利局面。

上图_ 乌克兰地图

能源依赖难摆脱

能源上的“俄罗斯情结”,使乌克兰又爱又恨。俄罗斯拥有世界上1/3的天然气储量、27%的煤炭储量和14%的铀储量,从能源供给角度来看,俄罗斯无疑属于能源王者。能源收入对俄罗斯GDP的贡献率高3%。现在,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天然气、石油和煤炭供应商。

进入欧盟的油气输管均从乌克兰进入欧盟。乌克兰从中获得过路费的同时,也把国内能源供应和俄罗斯捆绑在一起。自独立以来,该国GDP连续十年下降,经济长期疲软。据乌克兰媒体报道,2013年该国外债总额多达1400亿美元,占GDP的80%。这笔巨额欠债中,对俄罗斯的天然气欠费有170亿美元,占外债总额的12.14%。这一现状使乌克兰在能源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

上图_ 乌克兰的农业一景

因此乌克兰积极谋划能源供应多元化布局,如引进美国企业开发本国黑海大陆架天然气项目,对国内的页岩气矿产对外招标,借助外国资本和技术开发本国煤矿。意图突破能源困局的乌克兰,与全球能源博弈中,掌握了主动,迎来了机遇。

作为前苏联成员国,乌克兰在社会结构、意识形态、经济体系等方面更倾向于俄罗斯。目前,受到国内局势的困扰,急于“脱俄入欧”并不现实。内忧外患的乌克兰需要一位铁腕领袖,尽快平息危机和动乱,加快经济建设,强化反腐力度,保证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行。待稳定局势、经济复苏之后,届时考虑乌克兰的未来走向,为时未晚。

作者:计白当黑 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张萌萌 《乌克兰危机的成困探究》

〔2〕陈凌雄 《美俄较量中的乌克兰危机》

〔3〕麻洪川 张 晶 《地缘文化因素对乌克兰危机的影响》

〔4〕姜 雅 《乌克兰危机背后的能源博弈》

〔5〕方 明 李抒音 《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的背后》

〔6〕马晓霖 《刻赤海峡:俄罗斯乌克兰再次开杠》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出处:历史大学堂

栏目:历史
2021-11-20 (
微文周刊 2021年18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如无音视频、显示混乱等)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www.wx24.cn) V10.0
Copyright ©
2014-2022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


微信扫码